窮人超生 官員兩難

圖片來源: Xinhuanet.com

 

 

中國江蘇省 – 江蘇省柸州的劉向明夫婦犯了法,但執法單位卻不知該如何懲處,而陷入兩難的局面。劉姓夫婦究竟犯了何法呢?答案是他們在這實施一胎化政策的國家裡,生了十個孩子。

 

 

一般來說,這對夫婦需繳交劉向明收入數倍的超生罰款,但是,劉家人的家境非常貧困,根本無力繳交罰款,這樣一來,以罰款來懲罰超生就無意義可言。而現在,計生單位官員要對劉家超生孩子一事另尋懲處之道。

 

 

劉向明在蘇州以拾荒為生,這龐大的家庭多年來都隱世而居,直到他們第七個孩子在家附近的池塘不幸溺斃,才讓整起案件曝光,引起輿論注意。那麼多孩子中,只有第一個孩子符合上戶口的條件,所以,只有劉的大女兒有資格上學,並擁有健康保險。至於劉其他的孩子,都沒有受過教育。

 

 

十個孩子都是出生在荒地旁搭起的窩棚裡。每次孩子快出生時,都是劉向明把瓷碗敲碎了,用酒消毒,把臍帶割斷,這樣自己接生的。其中最大的兩個孩子現在在工廠打工,而其他的孩子則是在家中幫忙家務。

 

 

這個家庭已經長期飽受貧困之苦,又沒有機會受教育,政府方面也不想要雪上加霜。現在計生官員需要決定他們是否要對於劉家的案件不聞不問,或者對懲處一事另尋新法。 

 

 

逾三十年來,中國各地許許多多的家庭都深受超生罰款之苦,而最近,又有知名導演張藝謀因違反一胎化政策,繳交了史上金額最高的超生罰款。以張導演的經濟條件,尚還負擔得起748萬元人民幣的罰款,但對於一般家庭而言,超生罰款往往會帶給他們極大的負擔。

 

 

貴州農民王光榮就因繳不出超生罰款,以致他超生的孩子不能上學,而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王光榮事件並不是因超生罰款而自盡的首起案件。2013 年 12月,45 歲的農民艾廣棟也因無力承擔6萬人民幣的罰款而自殺身亡。

 

 

超生罰款的官方正式名稱為「社會撫養費」,這筆收入最初的用途是要來彌補超生的孩子所消耗的社會資源。超生父母一天不繳交社會撫養費,其超生的孩子就一天不能上「戶口」,這也就意味著這個孩子不能合法地接受教育、享受健保或出國旅遊。正因為有沒有「戶口」會影響孩子的一生,所以大多數的父母都會極盡所能地繳清這筆費用,有些父母甚至為了要繳交其罰款,而選擇賣出自己身上的器官。

 

 

中國政府對於社會撫養費的徵收並無一定標準,雖有些大方向可遵循,但整體而言可說是雜亂無章。至於超生家庭究竟該付多少罰款,完全是取決於當地的地方官員,每個超生家庭的案例亦不盡相同。根據亞特蘭大雜誌 (The Atlantic) 的報導,計生官員在徵收罰款一事上,常有獎金或其他福利可取。如此一來,計生處在向貧困家庭收取巨額罰款時往往不會手軟。有些計生官員甚至會默許一些家庭超生,這樣一來,該家庭就需要繳交罰款,而計生官員便能從中獲利。

 

 

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超生罰款之去向。2012 年,中國政府共收取了2700萬元的超生罰款,卻拒絕公開他們是如何運用這筆龐大收支。超生罰款嚴重影響眾多家庭的生活,中國政府怎麼可以一面強制徵收,卻一面不交代收取款項的去處呢?但就劉向明事件而言,這類問題就不復存在,因為劉向明清楚知道他永遠無法付清政府要他繳交的巨額罰款。

 

 

劉的事件讓中國有機會意識到,整個超生罰款制度是多麼殘忍、不公。根據香港華南早報的報導,高額罰款反而會導致更多腐敗又不義的事件發生。對中國而言,現在是時候來整理一下混亂的財務去向,並停止懲罰那些為這世界帶來新生命的超生家庭。

 

 

我們向神祈禱,願記生官員不會為難困苦的劉家人,也冀望這次事件能夠讓更多人願意站出來,來反對這個不公不義的計生制度。耶和華厭惡不誠與欺壓之事,祂不會讓祂寶貝的百姓長期遭受不公平的任意對待。

 

 

「詭詐的天平為耶和華所憎惡;公平的法碼為他所喜悅。 驕傲來,羞恥也來;謙遜人卻有智慧。 正直人的純正必引導自己;奸詐人的乖僻必毀滅自己。 發怒的日子資財無益;惟有公義能救人脫離死亡。 完全人的義必指引他的路;但惡人必因自己的惡跌倒。」(箴言 11:1-5)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於2010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彰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 」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 harvardpolitics.com]

 

中國江蘇省-3月29日,江蘇省正式施行單獨二孩政策。若戶籍在江蘇省的家庭,若父母其中一方是獨生子女,依法就能生育兩個孩子。二孩之間生育無間隔規定,但女方需滿24週歲。

 

 

 

自2013年11月起,中國各省陸陸續續開始施行單獨二孩政策,但此政策尚未普及至全國,每個省份都會制定個別的細節條例。繼四川、上海、浙江、廣東、天津,江蘇是近來開始正式實施此政策的行政單位之一。

 

 

 

在全國34個省份中,已有11個省份正式實施單獨二孩政策,...

[圖片來源:bubblenews.com]

 

 

我與佳一同坐在餐桌前,佳抱著她五個月大的兒子,在這間位於波士頓城外的公寓裡,一切是多麼的平靜祥和。佳一面餵著懷裡的寶寶,一面開始講述她的故事。態度溫和,但語氣堅定地說著她希望外界知道的中國,一胎化政策,以及女性在中國的地位。

 

 


 

 

女孩之身

 

 

佳生長在上海,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儘管佳的父母全心全意地撫育她,他們從不諱言自己想要的是兒子。佳的父親對於想要兒子的期待更是明顯。

 

 

佳說道:「他們把我當個男孩在教養。...

两个花季少女,王佳琳叶梦圆,带着她们的微笑去了天堂。

 

噩耗传来,失去独生爱女的叶的父亲将自己锁在房间里,这位壮汉横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王的父亲双手撕扯着头发,痛不欲生。。。。。。多少眼泪能换回她们鲜活的生命呢?多少悲伤可以换回她们在时的快乐呢?这一切,随着孩子的逝去,不再回来。

 

在一胎化政策实行的三十几年后,应运而生的副作用——失独父母,逐渐浮出水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