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化政策的調整與未來

 

[圖片來源: harvardpolitics.com]

 

中國江蘇省-3月29日,江蘇省正式施行單獨二孩政策。若戶籍在江蘇省的家庭,若父母其中一方是獨生子女,依法就能生育兩個孩子。二孩之間生育無間隔規定,但女方需滿24週歲。

 

 

 

自2013年11月起,中國各省陸陸續續開始施行單獨二孩政策,但此政策尚未普及至全國,每個省份都會制定個別的細節條例。繼四川、上海、浙江、廣東、天津,江蘇是近來開始正式實施此政策的行政單位之一。

 

 

 

在全國34個省份中,已有11個省份正式實施單獨二孩政策,各個省份額外的規定有些許不同。舉例來說,在江蘇,女方在生第二孩時需滿24週歲,而在重慶與北京,若是女方未滿28 歲,則一孩與二孩之間必須間隔至少四歲。

 

 

 

另一個不同之處在於各省份受惠的家庭數量。 在廣州,少於15萬的家庭能申請二孩,而在四川,卻有128萬的家庭符合當地的申請條件。這意味著,放寬後的新政策在不同省會帶來不一樣的效應。

 

 

 

儘管在全國有數百萬的家庭符合生二孩的條件,但也不是所有符合條件的家庭都有生二孩的意願。在四川省和廣東省,在符合條件的家庭,七成的家庭有意願生二孩,在福建省有六成,而在江蘇省則只有四成。日漸高漲的房價、醫療費用、教育費用是父母做此決定時的主要考量。因此,實施單獨二孩政策並不能保證接下來會出現政府所期待的嬰兒潮。

 

 

 

那這新政策究竟對中國整體的人口結構有什麼影響呢?

 

 

 

同理可証,人口的增長數量也會因不同省份而不盡相同,但有些省份的計生單位官員表示,因新政策而產生的人口變化大可忽略不計。在廣東省及江蘇省,計生單位認為單獨二孩政策對當地人口結構的影響有限。福建省目前人口約3,720萬,但在接下來的兩年間,預計僅會增加5萬6千新生兒。上海,世上最大的城市,現有約2,390萬人口,而在接下來三到五年間,據官方估計也只會增加7萬5千至15萬的人口。

 

 

 

計委官員衛汪醅鵪預測,在接下來三年間,全國人口僅會增加兩百萬。雖然中國政府十分擔心人口的劇增,但人口專家卻不這麼想。上海科學院的人口專家梁中堂說到:新政策的本身並不會帶來政府預期的嬰兒潮。

 

 

 

即使單獨二孩在中國人口迅速增加上的效應不大,政府官員還是不願進一步地放寬計生政策。南開大學人口專家原新認為:「就目前狀況而言,我們不能就越過二孩政策的階段,直接取消計生限制,進而全面開放…但是,對計生的限制的確將日漸寬鬆。」原新對 Guardian 說到:「若計生政策短時間內做大幅度的改變,唯恐對全國的資源分配和經濟發展造成巨大影響。」中國政府之所以要調整原來的一胎化政策,很大部份的原因是該政策已對全國人口分佈帶來許多負面效應,如:男女人口嚴重失衡、快速老化的人口結構等。這也意味著中國的勞動力漸弱以及付稅人口減少,而這兩點將不利於整體經濟發展。

 

 

 

等到計生單位意識到並想要來解決這種種問題時,這些問題已是覆水難收了。據Yale Global 報導:「就算新政策能為中國帶來「小型嬰兒潮」,國家的整體人口還是會持續老化,勞動人口還是會漸漸減少,男女人口失衡的問題也會蔓延數代。」「另外,隨著出生率的升高,民眾對住房、教育、飲食、醫保等相關服務的需求也會增加,而要這群新生兒進入就業市場,對稅收有所貢獻,也至少需二十年的時間。」

 

 

 

儘管單獨二孩政策的實施是向前踏出了積極正面的一步,但許多人仍認為現在才做這樣的改變有點為時已晚。據經濟學人的說法:「一胎化政策對現今社會所造成的問題,早在中國政府願意正視之前就已經存在了。」

 

 

 

所以,計畫生育未來的走向會如何呢?

 

 

 

在完全廢除一胎化政策的過程中,下一步很有可能是讓中國所有家庭都能合法擁有兩個孩子。對此,目前尚未定出確切的時間表。據中國社科院的人口分析專家張車偉所言:「毋庸置疑,中國在未來將全面開放二孩政策,但就目前而言,新頒發的單獨二孩政策將在2015年前於全國實施,而政策下的所有法規將持續沿用至2020年。有官員及人口專家就提出建議,希望在2020年時可以取消對單獨二孩的一切條件,全面性地開放二孩政策,可中國政府卻擔心國內資源會無法負荷(即便專家表示其發生機會微乎其微)。

 

 

 

先不論中國官方的想法為何,相較於三十年前,我們離廢除一胎化政策的日子已經越來越近了。有越來越多的人口分析專家、政府官員、 國際學者對中國控制人口的方法並不認同,對一胎化政策不以為然。縱使這政策的改變來得有點晚,似乎也不會產生明顯果效,但是至少是個開始。

 

 

 

跟隨基督的我們,在這場征戰中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眾多證據都顯示一胎化政策在多方面殘害著中國這塊土地,但中國政府卻在計生政策上不願讓步。計生單位需要認識到,中國的百姓不只是人口總數的一部分,不只是消耗國家資源的個體,他們都是有血肉、有靈魂的生命!相較於對全國人口的控制,中國政府現在更執著對計畫生育的限制,這實在是屬靈的綑綁!專家學者可以用各樣數據來說服中國政府終止一胎化政策,但是,只有透過禱告,才能真正攻破這屬靈的綑綁!

 

 

 

為中國政府禱告非常重要!願神讓他們打從心裡地關心中國及其人民的未來。或許我們無法到中國,親手向當地政府遞上終止一胎化政策的請願書,但是,我們可以向神來請願,讓神去敗壞那掌死權的,摧毀那惡者的權勢!在我們樂見計生政策放寬之時,也讓我們恆切不住地為中國祈禱,求神挪去一切的難處與障礙,願一胎化終止的日子能夠快快到來!「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6:12)

 

 

 

-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歡迎您加入我們禱告的行列,一同與有份於神的事工、神的國度!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Articles

     
   1961年後,中國從一場可怕的饑饉中掙扎出來,隨即迎來了一個生育的高峰。從1953年到1957年,人口自然增長率為22‰,1962年上升為27.14‰,1963年更高達33.5‰。 1971年,由周恩來親自佈置,國務院批轉了衛生部、商業部、燃化部《關於做好計劃生育工作的報告》,指出在第四個五年計劃期間,一般城市人口增長率要降到千分之十以下,農村要降到千分之十五以下。這是我國歷史上第一次由政府提出要製定人口規劃。 1973年12月,全國第一次計劃生育匯報會上,提出計劃生育要實行“晚、稀、少”。 “晚”是指男25周歲、女23周歲才結婚;“稀”指兩胎要間隔4年左右;“少”是指只生兩個孩子。此後在各地的宣傳中出現了“一個不少、兩個正好、三個多了”的口號,但發覺這樣力度仍不夠大,於是又講“最好一個,最多兩個”。但一般是把兩​​個作為目標。
     
   1980年9月, 《中共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發表, 由此定下了中國人口政策的基調:“一胎化”,其實質是“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1980年9月召開的五屆人大第三次會議上確立了20世紀末將中國人口控制在12億以內的奮鬥目標。...

蘋姐妹的見證

寫於 2014 年 12 月

 

 

今天,終於靜下心,把那一段經歷寫下來,一段回憶起來都還心有餘悸的經歷。

 

 

30歲結婚,一直以為小生命會順理成章的來到我們的小家庭,可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直到34歲那年,經過種種的千辛萬苦,我才如願以償的懷上了寶寶,做為一個大齡媽媽,在知道懷孕後,我就在興奮,幸福,以及小心翼翼中開始了我的孕期生活,懷孕前期,我並不像別的孕媽媽那樣辛苦,有著各種折磨人的反應,每次定期的產檢,醫生總是告訴我寶寶發育非常的好,就在我以為一切正常,靜待寶寶降臨的時候,更大的考驗來了。

 

 

...

中國新年,對中國人來說是個充滿歡樂的喜慶節日。正當大部份的人正享受著與親友歡欣團聚的時刻,卻有另一些人是在囚禁、痛苦中度過。這些無法與家人團聚的人是誰呢?正是身處中國成千上萬人口販運的受害者 。

 

 

 

什麼是人口販運呢?聯合國的定義是:『為達剝削利用之目的,涉及吸收、運送、轉移、窩藏或接收人口,並通過威脅、暴力或其他形式的強迫、誘拐、詐欺、欺騙、濫用權力、濫用地位、金錢的利益或其他好處讓一人得以掌控另一人。』這樣的定義極具技術性,又讓人有點看不懂,但簡單來說,就是泛指在任何狀況下,違反某人意願的控制並利用他/她。本質上來說,就是奴役。

 

 

 

人口販運存在於世界的各個角落,在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每年估計有2700 萬的受害者。現今的『奴役』是什麼樣子呢?讓我們來看看最近發生在中國一件駭人聽聞的案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