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歲留守兒童於春節前數日自縊身亡

中國安徽 - 中國新年的種種慶祝活動,隨著春節的結束進入了尾聲,因著過節而返鄉的民工也回到了他們之前工作的城市,恢復了一如既往的生活,然而,對李昌霞來說,在面臨了悲劇性的巨變後,就再也回不去之前平靜的生活了。李昌霞的九歲兒子小闖(化名)是留守兒童,於1月20日,在知道媽媽今年不回家過年後,便自縊身亡。

 

 

孤單寂寞,是小闖生活的寫照。在小闖出生後不久,父親李滿國便離開家,開始在城裡找工作。這樣的分離讓李先生不只在身體上與小闖分離,在心理上也產生了一定的距離。2012 年李滿國與李昌霞結束了他們不愉快的婚姻,因此,李昌霞在經濟上開始要靠自己了。李昌霞想要金援家計,也想要還清債務,於是她便到廣東省找工作,加入了中國近三億的民工行列。李昌霞對於把小闖留在家,獨自一人出來工作一事,一直都覺得對不起兒子,但她相信總有一天,小闖會明白為什麼媽媽會離開他,不能陪在他的身邊。但很不幸的,李昌霞永遠都等不到這天了。

 

 

在小闖自盡的半個月前,李昌霞告訴兒子她會在1月22日辭去工作,然後就可以回家,再也不出來工作了。小闖聽到這個消息的反應並沒有特別興奮,但當他聽到媽媽改變注意,決定不回家過年時,小闖卻受到嚴重的打擊。校長楊林慶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說道:「放寒假本是留守兒童最快樂的時候,因為父母就快回家過年了。」

 

 

在1月20日那攸關生死的一晚,小闖拿回家的成績單上,中文語文不及格。這晚他並沒有與家中的親戚共進晚餐,而是獨自一人站在餐廳的門外用餐,而眼睛就直盯著家裡廁所的天花板。

 

 

小闖的外婆首先發現這孩子不見了,找著找著,匆匆地走進浴室,很快看見廁所的橫梁上掛著一條塑料繩,小闖的屍體就掉在繩子的末端。在救護車抵達之時,這九歲的孩子已經沒有生命跡象。

 

 

在這悲劇發生後的三天,小闖的屍體裹在紅色的毯子中,仍放置在住家前門的旁邊。小闖的父親不願意將兒子的屍體葬入祖墳,因為按農村說法,早夭的孩子會壞了祖墳風水,自殺者更甚。最後,李先生決定將小闖的屍體葬在祖墳的外面,於是,小闖就孤孤單單地睡著,附近一無親人,就像他生前一般。

 

 

小闖在他短暫的九年生命裡,很少為了自己的所面對的不幸而流淚。小闖的外表堅強,但他跟一般的孩子一樣,都想要被愛、被接納。

 

 

北師大發展心理學研究專家劉朝瑩說道:「留守兒童因為缺乏父母的照顧,大部份都較沈默寡言,不太跟他人表達自己的需要及想法。在小闖的案例中,父母離異又長期不在身邊對其造成了其大傷害。」

 

 

小闖無預警的離世凸顯了中國6100 萬留守兒童的難題,這些孩子都是生長在父母其中一方或雙方爲進城務工者的家庭。這些留守兒童占全中國18歲以下青少年、孩童總數的五分之一。另外,研究顯示,80% 的留守兒童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問題。對於這樣嚴重的數據,中國青少年研究會副會長陸士楨有以下評論

 

 

「許多家長覺得我給你掙多了錢,讓你上好學校,這就是對你負責了,但孩子要的絕不僅僅是這個,他還需要親情,還需要陪伴,還需要你對他的呵護和感情的撫慰…實際上,孩子需要物質,但他更需要精神還有情感。」

 

 

回到小闖的家,媽媽李昌霞難以接受孩子離世的事實,閉上眼睛,仍可見到孩子在面前歡欣跳躍的模樣。據當地傳統,小闖所有的物品都會被燒盡,包括他的衣服、書本、玩具還有他身體曾掛過的橫梁。所有的物品都將燒盡,就好像小闖不曾沒有存在過一樣。

 

 

女童之聲創辦人柴玲女士,對此小闖一事說到:

 

 

「每每想到小闖悲劇般的命運,心就隱隱作痛。小闖的案例不只是凸顯了中國 6100 萬留守兒童是如何生活在孤獨與絕望之中,也讓我們想起了自己小時與父母分離的經驗,其原因可能是父母為了服務國家而從軍,因為工作或離婚的緣故,又或者是因為文化大革命的關係。總之,無論我們長到多大,不管我們有多會掩飾自己的傷痛,在我們的心裡還是會一直想得到無條件的愛,直至我們的心被天父的愛而充滿。

 

 

在聖經的瑪拉基書中,上帝在那400年的黑暗時代未到已前,祂應許祂的子民說:『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以利亞到你們那裡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瑪拉基4:5-6)

 

 

而在路加福音,也有天使對施洗約翰說:『他必有以利亞的心志能力,行在主的前面,叫為父親的轉向兒女,就悖逆的人轉從義人的智慧,又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路加福音1:17)

 

 

在這兩段經文中,我們看見上帝是如何重視父母對子女的愛。因此,為紀念小闖,女童之聲邀請您做兩件事:一、試著用上帝喜悅的方式來愛您的孩子,二、為中國的留守兒童代禱,願神興起各地的教會來關愛那6100 萬的留守兒童!」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News

Read more
附录IV -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附录VI: 2012年12月22日, 我要周爱玲牧师转交给刘彤牧师的电邮信节选

 

(中间有很多得神医治的细节, 希望对其她受害者有帮助。有些信徒可能对这样跟神的交流不习惯, 请原谅。 这不是圣经, 但是我跟神的经历的分享。我们每个人跟神的关系都有可能不太一样, 鼓励您们继续追求跟神的亲密经历)

 

那日在美国国会关于一胎化政策的听证会里,听完一个曾被强行堕胎的妇女的证词后,我先想起的不是我的堕胎经历,而是那次被强奸的经历。我没有把那段经历加进去,因为我去见了我的导师兼代祷人,J姐妹(当时我还没有跟丈夫说被强奸的事),她帮助我处理了这个经历。她的第一反应即为神正在使用他。J姐妹使用远志明的见证去装备中国学生。她先是告诉我远是神的受膏者,所以我们应该像大卫对待扫罗那样,不自己伸手击打他。我同意了。我的书是在2011年10月4号出版的。

 

大约在2011年10月7日,我给远志明写了电邮,...

Read more
不靠权势,不靠能力,专靠耶和华的灵!

不靠权势,不靠能力,专靠耶和华的灵!

柴玲给教会关于远志明性强暴的第二封信

1/9/2015

 

 

亲爱的主内兄弟姐妹,长老, 牧师们,

 

主内平安!新年祝福!

 

...

Read more
農民父親無力繳交超生罰款而自殺身亡

圖片來源: irrawaddy.org

 

中國貴州省 - 上個月,心力交瘁的農民王光榮先生,因為當地政府拒絕讓他「超生」的孩子入學,萬般無奈下自殺身亡。

 

 

 

當地計生單位要求王先生繳交一萬元超生罰款(約美金1,600元),但王先生一貧如洗,實在無力承擔這筆天文數字。 今年二月,王先生想幫自己的孩子註冊上學,但學校要求他提供已繳交超生罰款的證明。王先生轉而向計生單位求情,但他們並沒有接受該請求。王光榮在求助無援的狀況下,走上自殺一途。

 

 

 

王光榮一共有四個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