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歲留守兒童於春節前數日自縊身亡

中國安徽 - 中國新年的種種慶祝活動,隨著春節的結束進入了尾聲,因著過節而返鄉的民工也回到了他們之前工作的城市,恢復了一如既往的生活,然而,對李昌霞來說,在面臨了悲劇性的巨變後,就再也回不去之前平靜的生活了。李昌霞的九歲兒子小闖(化名)是留守兒童,於1月20日,在知道媽媽今年不回家過年後,便自縊身亡。

 

 

孤單寂寞,是小闖生活的寫照。在小闖出生後不久,父親李滿國便離開家,開始在城裡找工作。這樣的分離讓李先生不只在身體上與小闖分離,在心理上也產生了一定的距離。2012 年李滿國與李昌霞結束了他們不愉快的婚姻,因此,李昌霞在經濟上開始要靠自己了。李昌霞想要金援家計,也想要還清債務,於是她便到廣東省找工作,加入了中國近三億的民工行列。李昌霞對於把小闖留在家,獨自一人出來工作一事,一直都覺得對不起兒子,但她相信總有一天,小闖會明白為什麼媽媽會離開他,不能陪在他的身邊。但很不幸的,李昌霞永遠都等不到這天了。

 

 

在小闖自盡的半個月前,李昌霞告訴兒子她會在1月22日辭去工作,然後就可以回家,再也不出來工作了。小闖聽到這個消息的反應並沒有特別興奮,但當他聽到媽媽改變注意,決定不回家過年時,小闖卻受到嚴重的打擊。校長楊林慶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說道:「放寒假本是留守兒童最快樂的時候,因為父母就快回家過年了。」

 

 

在1月20日那攸關生死的一晚,小闖拿回家的成績單上,中文語文不及格。這晚他並沒有與家中的親戚共進晚餐,而是獨自一人站在餐廳的門外用餐,而眼睛就直盯著家裡廁所的天花板。

 

 

小闖的外婆首先發現這孩子不見了,找著找著,匆匆地走進浴室,很快看見廁所的橫梁上掛著一條塑料繩,小闖的屍體就掉在繩子的末端。在救護車抵達之時,這九歲的孩子已經沒有生命跡象。

 

 

在這悲劇發生後的三天,小闖的屍體裹在紅色的毯子中,仍放置在住家前門的旁邊。小闖的父親不願意將兒子的屍體葬入祖墳,因為按農村說法,早夭的孩子會壞了祖墳風水,自殺者更甚。最後,李先生決定將小闖的屍體葬在祖墳的外面,於是,小闖就孤孤單單地睡著,附近一無親人,就像他生前一般。

 

 

小闖在他短暫的九年生命裡,很少為了自己的所面對的不幸而流淚。小闖的外表堅強,但他跟一般的孩子一樣,都想要被愛、被接納。

 

 

北師大發展心理學研究專家劉朝瑩說道:「留守兒童因為缺乏父母的照顧,大部份都較沈默寡言,不太跟他人表達自己的需要及想法。在小闖的案例中,父母離異又長期不在身邊對其造成了其大傷害。」

 

 

小闖無預警的離世凸顯了中國6100 萬留守兒童的難題,這些孩子都是生長在父母其中一方或雙方爲進城務工者的家庭。這些留守兒童占全中國18歲以下青少年、孩童總數的五分之一。另外,研究顯示,80% 的留守兒童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問題。對於這樣嚴重的數據,中國青少年研究會副會長陸士楨有以下評論

 

 

「許多家長覺得我給你掙多了錢,讓你上好學校,這就是對你負責了,但孩子要的絕不僅僅是這個,他還需要親情,還需要陪伴,還需要你對他的呵護和感情的撫慰…實際上,孩子需要物質,但他更需要精神還有情感。」

 

 

回到小闖的家,媽媽李昌霞難以接受孩子離世的事實,閉上眼睛,仍可見到孩子在面前歡欣跳躍的模樣。據當地傳統,小闖所有的物品都會被燒盡,包括他的衣服、書本、玩具還有他身體曾掛過的橫梁。所有的物品都將燒盡,就好像小闖不曾沒有存在過一樣。

 

 

女童之聲創辦人柴玲女士,對此小闖一事說到:

 

 

「每每想到小闖悲劇般的命運,心就隱隱作痛。小闖的案例不只是凸顯了中國 6100 萬留守兒童是如何生活在孤獨與絕望之中,也讓我們想起了自己小時與父母分離的經驗,其原因可能是父母為了服務國家而從軍,因為工作或離婚的緣故,又或者是因為文化大革命的關係。總之,無論我們長到多大,不管我們有多會掩飾自己的傷痛,在我們的心裡還是會一直想得到無條件的愛,直至我們的心被天父的愛而充滿。

 

 

在聖經的瑪拉基書中,上帝在那400年的黑暗時代未到已前,祂應許祂的子民說:『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以利亞到你們那裡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瑪拉基4:5-6)

 

 

而在路加福音,也有天使對施洗約翰說:『他必有以利亞的心志能力,行在主的前面,叫為父親的轉向兒女,就悖逆的人轉從義人的智慧,又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路加福音1:17)

 

 

在這兩段經文中,我們看見上帝是如何重視父母對子女的愛。因此,為紀念小闖,女童之聲邀請您做兩件事:一、試著用上帝喜悅的方式來愛您的孩子,二、為中國的留守兒童代禱,願神興起各地的教會來關愛那6100 萬的留守兒童!」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News

Read more
人大代表建議開放二胎

 

 

羊城晚報訊(特派北京記者張林)報導:“前年提了,去年提了,今年還要提!”3月3日,在首都大酒店一樓大堂,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中山紀念中學校長賀優琳憤憤不平地說,他連續兩年向國家計生委提出了放寬二胎的建議,但始終沒有得到答复。 “所以這次我要藉著'兩會'的機會,向全國人大反映這個問題。首先是態度問題,問題能不能解決是另外一回事。必須正確對待代表提的意見和建議。”
 
建議“放開第二胎,刻不容緩”
 
賀優琳的建議是“完全放開生二胎”。
 
“很簡單,農村基本上都生有二胎。那些民營企業家基本上很少獨子,有錢人可以承受罰款。真正受控制的就是工薪階層。”賀優琳解釋。如果放開生二胎,得益者是哪些群體?賀優琳說:“實際上得益者是很少層面的,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公務員、和事業編制的人。但這個層面的人比例很少,就算全面放開也不一定個個都會生...
Read more
調查稱中國每百名未婚女孩4名懷孕 9成選擇流產

发展中国家每年新增700万“少女妈妈”

 

  由联合国人口基金发起的“关注青少年怀孕”论坛昨天在北京举办,并同时启动了“For Youth—我们在行动”青少年健康公益活动。联合国人口基金10月30日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尽管全球未成年人怀孕现象呈下降趋势,但发展中国家每年仍有超过700万不满18岁的少女当上妈妈。

  每年7万青少年死亡与怀孕有关

  《2013年世界人口状况报告》的主题是“儿童母亲:正视少女怀孕挑战”。报告说,发展中国家每年有730万不满18岁的女性怀孕生子,占全世界未成年人分娩案例的95%,其中有200万是15岁以下少女,她们因此面临严重的健康和社会后果。如果当前的趋势继续下去,2030年15岁以下的少女妈妈的年度新增数量将达300万名。报告还指出,发展中国家每年约有7万名青少年的死亡与怀孕和分娩有关。

  报告指出,少女怀孕问题给发展中国家社会和国家经济发展带来的后果尤为突出。如果在肯尼亚的220098名少女妈妈没有怀孕而是参加工作,则国内经济可增加34亿美元,相当于该国整个建筑行业的总产值。而美国纳税人每年要为青少年怀孕和分娩承担近110亿美元。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