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撫養費只見公開,不見誠意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政府部門的賬目和慈善機構的賬目一樣,老百姓在公開的數字面前成了“老不信”,只因誠意不夠。社會撫養費不涉及國家機密,也不涉及公民個人隱私,各級計生部門為何不將原始賬單公佈在各級政府部門的官方網站上?賬單越細,做假的可能性就越小,獲得的社會信任度就越高。
即使31個省份都全部公開了社會撫養費的徵收總額,也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輿論對社會撫養費的聚焦,焦點並不是徵收總額的具體數字,而是究竟隱藏了多少亂象,費用流到了哪裡?唯有啟動審查機制,該糾偏的及時糾偏,該追責的及時追責,輿論追問社會撫養費的事件,才不會淪為“爛尾工程”。
給輿論一個圓滿的交代之後,社會撫養費還得重建公信力。賬目如何才能獲得老百姓的信任,三年前四川省白廟鄉政府的“裸賬”做法,就是一個成功的案例。社會撫養費和“三公”經費一樣,要不要最大化地接受社會監督,要不要最大程度地贏得社會信任,障礙在於相關部門是否有足夠的誠意。必須正視的是,要相關部門主動“割肉”或許不現實,需要一個強有力的製度來推動才靠譜。



More Articles

雁姐妹的見證

同工寫於2014年11月

 

 

雁是2014年6月份注冊的孕婦,有一個五歲的兒子,現在懷有七個月身孕。雖然經歷了有很大的逼迫和爭戰,但靠著上帝的保守和憐憫,她堅定了信心要留下腹中這個可愛的生命,同時她也從一個沒有經歷過神的人,轉變成一個樂意向神禱告、樂意親近神的人,我們的神總是藉著不同的方式、不同的人,將屬祂的人帶到祂自己面前,願我們的事工成為萬國萬民的祝福!

 

...

美國西雅圖馬爾斯山教會(Mars Hill Church)的馬克·德里斯科爾牧師(Mark Driscoll)在其關於十誡命的系列講道中,解釋了第六誡神吩咐“不可殺人”指什麼,並依據聖經給出了7個理由:為什麼墮胎違反了這個“很簡單又很複雜”的第六誡。
 
對於出埃及記20章13節“不可殺人”,一些人可能有一些錯誤的認識,比如“你永遠不能保護自己,應該持有極端和平態度,即便有人闖入你的家、傷害你的家人,你永遠不能殺害他們”,德里斯科爾補充說。
 
但《聖經》中呈現的神並不是一位和平主義者,根據《聖經》最初所使用的原詞,他解釋了“不可殺人”指的是諸如謀殺、暴力和未經授權的殺戮、個人復仇和報復,這類的謀殺。
 
意外死亡、正當防衛、正義戰爭中的士兵、一名警察還擊,這些可能不算謀殺,德里斯科爾補充道。
 
德里斯科爾接著解釋了為什麼謀殺是錯誤的。 “神是生命的作者。神對生命擁有主權。神對人類的生命擁有絕對的主權,”他引用了創世記9章6節“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
 
德里斯科爾補充說,...

上週在俄羅斯的索契 (Sochi, Russia), 聚集了成千上萬的人潮觀賞2014 冬季奧運的開幕式。整個儀式表演精彩壯觀,令人印象深刻,魂縈夢牽。大規模的舞台效果以及高規格的科技使用,讓人不禁想起 2008 年北京夏季奧運的開幕式。大多數人仍記得北京奧運驚艷全場的開幕表演,有些人甚至還記得這絕倫效果背後的總推手 –天賦異稟的藝術家,張藝謀導演,但也許有些人還不知道的,這位導演因違反了中國的一胎化政策,被記生單位罰款748 萬人民幣 (約120萬美金)。

 

 

身為著名的中國電影導演,張藝謀因策劃2008 年北京奧運的開幕式而更加聲名大噪。張藝謀有多部知名電影作品,如:十面埋伏,而現在則因違反了一胎化政策,需付巨額罰款,再次成為公眾注目的焦點。 根據報導所述,張藝謀的罪狀為生養了三名子女並將其藏匿。這三名子女都是在張藝謀與現任妻子正式註冊前所生。計生單位在去年十一月時開始審理張藝謀超生一事,因此這位導演便無法將妻兒繼續藏匿。一胎化的超生罰款是按違規者收入比例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