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又發生六月懷孕強迫墮胎事件

山東省,濰坊市——上週五凌晨四時,劉心雯(音譯)和丈夫周國強正在家中熟睡時,計劃生育官員把這對夫婦的門給踢倒,隨後進入家中強行將劉帶到坊子區人民醫院,把她肚子里6個月大的胎兒強制墮掉。一個總部設在英國的全球新聞媒體 ——《天空》——深入的報導了有關為這對夫婦做的電視採訪,包括有關攝製組到訪這次強制墮胎發生的醫院得出的訪問結果。

周帶了攝製組去看那些計劃生育官員在他家門上留下的腳印,并描述當時來自計劃生育部門的16個男人跟4個女人是如何將他壓在沙發上,然後將他妻子強行帶走。他花了整整五個小時才找到妻子的去向,但在那時候劉已被注射了有毒的催產藥物。

 

孩兒——是個兒子——在第二天死亡。劉兩天後把屍體生了出來。

在接受電視採訪中,劉表示她的悲傷和痛苦:“我很想他。我沒有機會見到他。”劉邊忍住眼淚邊說。“如果我見到他,我會更痛苦。孩子,媽對不起你。我們注定不能在一起。你在天堂要安息。我們會為你禱告。希望你來生可以更好。”

《天空》繼續報導:

有幾張可以看到胎兒的照片。周說:“他的鼻子,耳朵,嘴巴全都在。如果不是因為強制墮胎,小孩就可以活下來。都是因為他們太殘忍了。看,他的手可以很明顯看到。”

在醫院裡,我們看見一個全功能的產房;這並不是一個後街墮胎診所。我們只找到兩個正在值班的工作人員。一個拒絕發言。而另外一個是個年輕的護士。她樣子看上去不太願意發言,也似乎對於在醫院裡看到一個外國電視攝製組表現有點驚訝。

這位護士說:“我不知道是不是強制的。而且我也不知道後面的原因。這是一個產房;墮胎可以有很多原因。我不知道這件事的具體原因,而且我也管不了那麼多。”

這對夫婦已經有一個10歲大的兒子,所以當他們發現自己再次懷胎時,因為害怕胎兒被強制墮掉所以選擇繼續隱瞞。周說他們已經想好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就去交罰款。

劉的晚期強制墮胎是在山東省進行的。山東省出了名高利率強制墮胎和強制絕孕。去年逃脫被大陸政府軟禁的,在山東土生土長的盲人律師陳光誠最初曾為上千的一胎化政策受害者提起集體訴訟。在去年11月,《女童之聲》報導另外一個懷胎6個月的母親在山東省被強制墮胎。

儘管官方禁令禁止進行晚期強制墮胎,同時計生委員會(現被稱為“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也有相同的指令,所有這一切依舊不斷地在發生。禁令是在去年夏天被報導出來的馮建梅懷胎7個月被強制墮胎的照相震驚了國際社會才制定的。

《女童之聲》的執行董事布賴恩·李今天剛被《天空》訪問。柴玲,《女童之聲》創辦人以及山東本土人說:“我們讚揚《天空》對於這個問題的勇敢報導,把那些中國政府希望繼續放留在黑暗當中的東西帶到光線之下。我們的心因這件強制墮胎事件感到非常難過。我們祈求上帝今天可以用祂那永恆的臂膀擁抱劉心雯和她的丈夫。我們歡欣鼓舞,因為通過耶穌我們現在有一個通往天堂的路,而我們肯定劉所說的——她的孩子今天已在一個更好的地方。此外,我們呼籲中國政府高層領導注意到這個恐怖、殘暴、和應受譴責的行為,採取謹慎的行動去廢除一胎化政策,以防止進一步的血流和

Image insert: 



More News

Read more
出生即死亡的女婴,在医院小教堂里“复活”

 

据报道,巴西一名刚出生不久即被宣告死亡的女婴三小时之后在医院小教堂的神坛上“复活”了。

Yasmin Gomes的小小身躯被装在一个小盒子里留在了小教堂里,因为一名护士“不忍心”让她呆在太平间里。当女婴的祖母带着殡仪馆的人要把她带去火化时,小女婴忽然动了下腿,张开了眼睛。

祖母Elza Silva说:“我们都呆住了,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然后我们看到她在呼吸,我们高兴地抱在一起尖叫,‘她还活着,她还活着。’这真是个奇迹。”

巴西南部隆德里纳的这家医院的记录显示Yasmin出生时还活着,但没多久就停止了呼吸。医生们尽全力抢救她,但回天无术,无奈只好宣布死亡。

 ...

Read more
附录III -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附录III。我跟刘彤牧师试图通过马太福音18:15-17沟通和解不通只好告诉教会的电邮记录:

 

February 16, 2015 (only to Pastor Liu Tong)

 

Pastor Liu Tong,

 

As a believer in Christ Jesus I formally and privately ask you to make amends for the following actions against me according to the process defined in Matthew 18:15-17.

 

On December 22, 2012, I sent you a letter as you ask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