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又發生六月懷孕強迫墮胎事件

山東省,濰坊市——上週五凌晨四時,劉心雯(音譯)和丈夫周國強正在家中熟睡時,計劃生育官員把這對夫婦的門給踢倒,隨後進入家中強行將劉帶到坊子區人民醫院,把她肚子里6個月大的胎兒強制墮掉。一個總部設在英國的全球新聞媒體 ——《天空》——深入的報導了有關為這對夫婦做的電視採訪,包括有關攝製組到訪這次強制墮胎發生的醫院得出的訪問結果。

周帶了攝製組去看那些計劃生育官員在他家門上留下的腳印,并描述當時來自計劃生育部門的16個男人跟4個女人是如何將他壓在沙發上,然後將他妻子強行帶走。他花了整整五個小時才找到妻子的去向,但在那時候劉已被注射了有毒的催產藥物。

 

孩兒——是個兒子——在第二天死亡。劉兩天後把屍體生了出來。

在接受電視採訪中,劉表示她的悲傷和痛苦:“我很想他。我沒有機會見到他。”劉邊忍住眼淚邊說。“如果我見到他,我會更痛苦。孩子,媽對不起你。我們注定不能在一起。你在天堂要安息。我們會為你禱告。希望你來生可以更好。”

《天空》繼續報導:

有幾張可以看到胎兒的照片。周說:“他的鼻子,耳朵,嘴巴全都在。如果不是因為強制墮胎,小孩就可以活下來。都是因為他們太殘忍了。看,他的手可以很明顯看到。”

在醫院裡,我們看見一個全功能的產房;這並不是一個後街墮胎診所。我們只找到兩個正在值班的工作人員。一個拒絕發言。而另外一個是個年輕的護士。她樣子看上去不太願意發言,也似乎對於在醫院裡看到一個外國電視攝製組表現有點驚訝。

這位護士說:“我不知道是不是強制的。而且我也不知道後面的原因。這是一個產房;墮胎可以有很多原因。我不知道這件事的具體原因,而且我也管不了那麼多。”

這對夫婦已經有一個10歲大的兒子,所以當他們發現自己再次懷胎時,因為害怕胎兒被強制墮掉所以選擇繼續隱瞞。周說他們已經想好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就去交罰款。

劉的晚期強制墮胎是在山東省進行的。山東省出了名高利率強制墮胎和強制絕孕。去年逃脫被大陸政府軟禁的,在山東土生土長的盲人律師陳光誠最初曾為上千的一胎化政策受害者提起集體訴訟。在去年11月,《女童之聲》報導另外一個懷胎6個月的母親在山東省被強制墮胎。

儘管官方禁令禁止進行晚期強制墮胎,同時計生委員會(現被稱為“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也有相同的指令,所有這一切依舊不斷地在發生。禁令是在去年夏天被報導出來的馮建梅懷胎7個月被強制墮胎的照相震驚了國際社會才制定的。

《女童之聲》的執行董事布賴恩·李今天剛被《天空》訪問。柴玲,《女童之聲》創辦人以及山東本土人說:“我們讚揚《天空》對於這個問題的勇敢報導,把那些中國政府希望繼續放留在黑暗當中的東西帶到光線之下。我們的心因這件強制墮胎事件感到非常難過。我們祈求上帝今天可以用祂那永恆的臂膀擁抱劉心雯和她的丈夫。我們歡欣鼓舞,因為通過耶穌我們現在有一個通往天堂的路,而我們肯定劉所說的——她的孩子今天已在一個更好的地方。此外,我們呼籲中國政府高層領導注意到這個恐怖、殘暴、和應受譴責的行為,採取謹慎的行動去廢除一胎化政策,以防止進一步的血流和

Image insert: 



More News

Read more
衛計委:頭胎為雙胞胎者不能再生二胎

 

晨報訊新的生育政策方案出台後,引發了多方關注。雙胞胎家庭能否再生育二胎?究竟是單獨二胎還是單獨兩孩?針對市民的疑問,衛計委相關人士昨日出面澄清,“單獨兩孩”不等同於“單獨二胎”。如果“單獨家庭”的第一胎生的是雙胞胎或多胞胎的話,那該家庭就不再適用此次的新政了。

“堅持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啟動實施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的政策,逐步調整完善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15日發布的《改革​​決定》,宣布了這一人口與生育政策的重大調整。由於有很多媒體將本次的新政簡稱為“單獨二胎”政策,由此引發了不少市民的疑問:已有的雙胞胎單獨家庭或者未來生育了雙胞胎的夫妻能否再要二胎?所謂“單獨二胎”的政策解讀怎樣才更準確?到底是叫“單獨兩孩”還是“單獨二胎”?

對此,昨日衛計委相關人士明確向北京晨報(微博)記者指出,其實按照嚴格意義上來說,此次的新政應該簡稱為“單獨兩孩”更為準確。日前公佈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就明確提出,堅持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啟動實施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夫婦可以生育“兩個孩子”的政策。...

Read more
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

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

 

柴玲

 

2014年5月13日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在这个六四天安门运动的25周年纪念期间, 我以一个前天安门学生领袖、现在女童之声组织的主席、基督徒、上帝(神)的女儿和使者的身份给您发出这封公开信。首先我要很感谢您带来的一些人权和计划生育政策方面的改变:把计划生育委员会跟健康组织和并、最近的允许有条件的二胎化政策、解除劳改制度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