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manbetx体育网·新manbetx体育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王中军为救华谊变卖家产 去年卖画今年卖房

  但是“朋友圈”不是提款机,一直拆东墙补西墙的话早晚有一天会墙倒屋塌。破局的关键,是要盈利。

  去年卖画,今年卖房……王中军和他的华谊兄弟可能真有点撑不住了。

  据港媒报道,王中军近日以2.2亿港元(1港元约合人民币0.9元)的价格将位于香港中半山的豪宅挂牌出售。2010年时,他以1.32亿港元的价格将这栋面积346平方米的豪宅收入囊中,如今持有10年,账面获利8800万港元,涨幅约66%。

  但王中军可笑不出来。

  去年在亚布力论坛上,王中军自曝曾卖画解决现金流问题引起了舆论关注。当时他的态度颇有“壮士断腕”之势:

  “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可惜豪言壮语在无情的资本市场上根本不值一提。今年4月28日,华谊兄弟发布年报和公告,整个2019年共亏损39.6亿元。

  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王中军的弟弟、华谊兄弟副董事长王中磊给全体员工发了一封信。信中明确提到,2019年是华谊兄弟最为艰难的一年。

  但成年人的世界“没有最难,只有更难”。全员信发完没几天,新冠肺炎疫情就席卷了中国,影视业从2019年的“寒冬”直接跨入了“冰封纪元”。

  2020年第一季度,本准备全力冲刺的华谊兄弟又亏损了1.5亿,营业总收入比上年同期下降61.38%。

  风雨飘摇中,王中军前几日还显得云淡风轻。他一边和记者喝红酒,一边说资金状况“没所谓”“过去了”“不算什么”……

  但是当2019年财报出炉后,王中军再也无法掩耳盗铃。

  退市危机

  2019年的亏损背后,最让王中军“闹心”的不是亏损额,而是华谊面临的退市危机。

  由于华谊兄弟是在板上市的,根据板的相关规定,如果连续3年亏损,板上市公司则直接退市。

  2018年,华谊上市10年首亏;2019年华谊又“狂亏”近40亿。如果2020年再不盈利,那么华谊这个曾经市值高达100多亿美元的“中国影视业第一股”很可能狼狈退市。

  今年上半年,王中军为了搞钱用尽了浑身解数。

  4月28日晚间,华谊兄弟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称,拟以2.78元/股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8.24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

  引人瞩目的是,这次定增方案参与认购的机构名单堪称“全明星阵容”。他们分别是:阿里影业、腾讯、阳光人寿、象山大成天下、复星系旗下上市公司豫园股份、名赫集团、信泰人寿、三立经控、山东经达九家公司。

  “全明星”阵容的出现,给华谊股价打了一剂强心针。转天在股票市场上,华谊涨停了——这距离它上一次涨停的2018年11月,相隔了500多天。

  靠着王中军强大的朋友圈,华谊兄弟在危难之时总有援手。现金流问题得到缓解,股价强势回涨,这些对于王中军来说的确是“久旱逢甘霖”。

  但谁都知道,这还不足以解决根本问题,强心针打多了也会猝死。

  王中军近几年“借钱度日”已不是第一次,每次都是火急火燎地“拆东墙补西墙”。2019年12月,华谊兄弟将其持有的卖座网4%的股份给卖座网CEO陈应魁,通过本次交易,华谊兄弟预计能取得约4567.85万元的收益。

  同时,华谊兄弟还向浙商银行银行申请了为期一年的2亿元综合授信。

  另一方面,2019年,阿里向华谊做了7亿元的股东间的借款,腾讯则在华谊的一个海外投资上借给华谊3000多万美元的短期借款。

  此外,王中军的“朋友圈金主名单”还有史玉柱、卢志强、柳传志、胡葆森、王玉锁等人,王中军自己也公开表示,这些人的帮助“才使2019年华谊没有造成资本上的断裂”。

  但是“朋友圈”不是提款机,一直拆东墙补西墙的话早晚有一天会墙倒屋塌。破局的关键,是要盈利。

  今年初,王中军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

  “2020年,华谊无论如何都要打翻身仗。这是一个公司的生死存亡时刻,就是要扭亏,那是肯定的。”

  现金流都去哪了?

  其实一直到2018年之前,华谊的资金情况都是健康的。2018年初,华谊兄弟在电影市场上还有《芳华》和《前任3》两个“爆款“。光是这两部电影就挣得了19亿票房。

  但是从那之后,王中军像是“花光了所有运气”。

  华谊2018年的电影除了两个爆款,剩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惊涛骇浪》《找到你》《胖子行动队》《云南虫谷》《江湖儿女》《遇见你真好》大都反应平平,票房业绩处于盈亏边缘。

  到了2019年,王中军更是像遭遇了“水逆”一般。先是“范冰冰偷税漏税”等一连串负面事件发酵,华谊兄弟股价接连多日急刹跌停,最高一日蒸发达22亿元。

  随后,两部被华谊下了重注的影片《八佰》和《小小的愿望》接连延期上映,更是让华谊措手不及。

  在接受采访时,他将这两部电影的延期形容为“半致命”。

  “我觉得基本是半致命的。企业是要有输血的,输血是要靠现金流的,现金流就是产品收入,电影电视剧不能如期上映,还是这样体量的作品,公司压力确实比较大。华谊毕竟有自有资金,去年光自有资金还贷20多亿元,还少收入数亿元。”

  听得出来,“现金流”确实是王中军背后的鞭子。那么问题来了,华谊这样体量的影视公司,仅仅因为几部电影不盈利就能影响现金流到“变卖家产”的程度?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华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