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獲得者莫言談中國的一胎化政策

2009年,作家莫言(圖片來源:中國日報)

 
 
“每個孩子都是唯一的,都是不可代替的。沾到手上的血,是不是永遠也洗不干淨?被罪感糾纏的靈魂,是不是也永遠得不到解脫?”—摘自《蛙》,莫言
 
諾貝爾文學獎在聯合國第一屆國際女童日這一天進行頒發
 
今天,中國作家莫言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莫言——一位因一胎化政策而倍感遺憾的作家,坦言當自己得知獲獎後,真是“又激動又害怕。”
 
 
 
在諾貝爾作者個人經歷的簡介中有提到莫言的最新作品《蛙》。這部作品通過一個在“送子娘娘”和“殺人惡魔”之間徘徊和掙扎的鄉村婦科女醫生的故事,揭示了中國強制計劃生育的殘酷現實。
 
 
 
 在2010年鳳凰衛視的採訪中,莫言承認自己的這部作品將備受爭議,可是作品的主題卻和自己有著切身的關係,因為他曾經讓她的妻子將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引產了。
 
 
 
莫言說道:“站到我個人的立場上,那我覺得這個政策不好,不是一個好政策,因為如果沒有這個獨生子女政策的話,那我起碼也是兩個孩子,甚至三個孩子的父親是吧。”
 
 
 
“當時我是在部隊裡面已經提拔成軍官了……有的戰友就是說,他本來是個連級幹部了,那麼他超生了,生了第二胎,那就是一擼到底呀,變成士兵了,士兵回去種地去了,復員回家了。那我們就是為了離開農村,不種地,費了多大的周折……到了最後21歲了,臨界線上才好不容易混進了革命隊伍是吧,然後那些當了兵的人有成千上萬,能提拔成軍官的人量很少嘛,是吧。所以這個得來不容易,就是很珍惜這個奮鬥得來的這個結果。那如果你生了二胎的話,那麼這一切都要,他是個連級都一下子降到了戰士,我當時才是個排級,就沒得降了是吧。所以這是個現實考慮……我就覺得像我這樣的人,如果不是因為我個人的這種私心的考慮,那我肯定是我妻子肯定她要生二胎、生三胎的是吧。我當時就是以非常冠冕堂皇的藉口,為了執政黨的政策,國家的政策,我們必須把孩子做掉……所以這個我覺得永遠是一個,永遠是一個內心深處的很痛的一個地方……一個巨大的陰影。”
 
 
 
雖然莫言的作品中有反對計劃生育的部分,可是中國的媒體還是大篇幅地報導了莫言獲獎的事情。
 
 
 
諾貝爾文學獎在聯合國第一屆國際女童日這一天進行頒獎典禮。去年春天的聯合國大會就號召大會成員預留這一天來關注全球女孩的現狀。
 
 
 
柴玲說:“我希望莫言有關一胎化政策的深刻批評能幫助其他人看到因為這個政策而造成的性別屠殺。中國的女孩每天都面臨著挑戰​​。只要一胎化政策不終止,每天就有3000個女孩因為性別選擇性墮胎、殺嬰或棄嬰而失去生命。莫言說獨生子女政策是他內心深處的一個巨大的陰影,而在國際女童日這一天,每個人都應該感受到計劃生育所帶來的心裡陰影。”
 
 
 
柴玲對今年抱有很大的希望,“今年發生的所有事情——陳光誠的逃離、國際社會痛斥對馮建梅進行強制墮胎、即將到來的領導人換屆——讓我相信耶穌一定會盡快地結束獨生子女政策。他聽見困苦人的呼求,他給受壓迫的人以自由。”
 
 
 
莫言有一個獨生女兒,他告訴鳳凰衛視:“無論是男孩還是女孩,他都是一個生命,他是平等的。”
 
 
 
女童之聲(http://www.nvtongzhisheng.org/)於2010年由柴玲創辦,女童之聲的使命是揭露中國一胎化政策的不公正,並通過活出耶穌的愛來恢復婦女們的生命、價值和尊嚴。
 
“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News

Read more
山東省又發生六月懷孕強迫墮胎事件

山東省,濰坊市——上週五凌晨四時,劉心雯(音譯)和丈夫周國強正在家中熟睡時,計劃生育官員把這對夫婦的門給踢倒,隨後進入家中強行將劉帶到坊子區人民醫院,把她肚子里6個月大的胎兒強制墮掉。一個總部設在英國的全球新聞媒體 ——《天空》——深入的報導了有關為這對夫婦做的電視採訪,包括有關攝製組到訪這次強制墮胎發生的醫院得出的訪問結果。

周帶了攝製組去看那些計劃生育官員在他家門上留下的腳印,并描述當時來自計劃生育部門的16個男人跟4個女人是如何將他壓在沙發上,然後將他妻子強行帶走。他花了整整五個小時才找到妻子的去向,但在那時候劉已被注射了有毒的催產藥物。

 

孩兒——是個兒子——在第二天死亡。劉兩天後把屍體生了出來。

在接受電視採訪中,劉表示她的悲傷和痛苦:“我很想他。我沒有機會見到他。”劉邊忍住眼淚邊說。“如果我見到他,我會更痛苦。孩子,媽對不起你。我們注定不能在一起。你在天堂要安息。我們會為你禱告。希望你來生可以更好。”

《天空》繼續報導:

有幾張可以看到胎兒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