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第三部分 - 附录III

附录III:从2015年3月6日到2015年3月16日,徐志秋选择不听教会牧者的记录:

 

2015年 3月 6日,柴遠調查委員會 给我们的电邮

 

徐志秋牧師、周愛玲牧師,柴玲姐妹平安!

 

我們誠心地盼望徐牧師、周牧師對以下所提出前面三點作出回應。

 

請柴玲姐妹根據徐牧師、周牧師的回應,再對以下的第四點回應。

 

1. 柴玲姐妹在公開信中曾經提到兩位牧師“‘協調會的記錄’事先沒有發給我這個當事人過目,就徑直發布了,並聲稱這是‘最后版本’”。

 

請問兩位牧師,柴玲所說的是否屬實?

 

2. 如果柴玲姐妹所說的不屬實,請兩位牧師出具事先發給當事人“協調會記錄”的證明 (可以是之前發給當事人的電子郵件、傳真或掛號信函等),以正視聽。

 

3. 如果兩位牧師無法出具證明,這將證實柴玲姐妹所說的乃屬事實。在此情況下,我們敦請兩位牧者以負責任的態度,為自己所造成的損害,包括造成大眾視聽的混亂,以及對柴玲姐妹的傷害等,以公開的方式向公眾認錯、更正自己的錯誤,並向柴玲姐妹道歉。

 

4.如果兩位牧者出具了證明,這將證實柴玲姐妹所說的不屬實,在此情況下,我們同樣敦請柴玲姐妹以負責任的態度,為自己所造成的損害,包括造成大眾視聽的混亂,以及對兩位牧者的傷害等,以公開的方式向公眾認錯、更正自己的錯誤,並向兩位牧者道歉。

 

柴遠調查委員會 敬致

 

2015年3月13日,我给调查其委员会提供证据的电邮

 

牧师们,

这是我收到的徐志秋和周爱玲的备忘录。 那天早上, 我已在网上看到他们的文章了。 他们在发表之前, 没有给我看和同意。

希望这可以解答您们调查的问题。

柴玲

 

2015年3月14日, 我再次询问调查委员会的电邮:

 

牧师们,

希望您们给我们一个结论。谢谢您们。

柴玲

 

2015年3月16日,柴遠調查委員會回复我的电邮

 

柴玲姐妹:

回覆您的提问。基於“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的聖經原則,調查委員會認為敦請徐志秋和周愛玲牧師回答調查委員會的提問並出具證明並不複雜。

徐志秋牧師,周愛玲牧師截至今日為止,針對調查委員會的提問並沒有配合,也沒有出具證明。

 

调查委员

 

2015年3月 16日

柴玲写给CCpastors

Copy 徐志秋 周爱玲

谢谢牧师们,

徐志秋先生出尔反而,先是要我跟他一起服从您们牧师们, 现在牧师们开始调查了, 他又不服从了。

如果徐志秋先生和周爱玲女士不听从18位牧师的调查的话, 那我就只好按照马太福音18:15-17的第三步告诉整个教会了。

 

柴玲

 




More News

Read more
爸爸去哪兒 女孩兒去哪兒
《爸爸去哪兒》在全國的熱播,讓我們看到了孩子的可愛、親子的溫馨; 尤其是王詩齡和Cindy更是讓人喜歡得不得了!
 
 
 
城市裡流傳的“兒子窮著養,女兒富著養”,使女兒“千金”之軀更加寶貝,重男輕女的現像也越來越不被在乎了。
 
可是在農村,由於中國幾千年來的重男輕女文化和“一胎化”政策的施壓,家庭要極力確保他們唯一的孩子是男孩。否則一個女孩的出生不但對於家庭來說是噩耗,更是家族的恥辱!
 
許多家庭在懷孕時發現是女孩後會選擇將其流產掉;或者在出生後殺掉、拋棄。
 
在中國,每六個女孩中,就有一個永遠地消失了。
 
聖經詩篇106:38 神清楚地告訴我們:
“流無辜人的血,就是自己兒女的血,...
Read more
附录III -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附录III。我跟刘彤牧师试图通过马太福音18:15-17沟通和解不通只好告诉教会的电邮记录:

 

February 16, 2015 (only to Pastor Liu Tong)

 

Pastor Liu Tong,

 

As a believer in Christ Jesus I formally and privately ask you to make amends for the following actions against me according to the process defined in Matthew 18:15-17.

 

On December 22, 2012, I sent you a letter as you asked,...

Read more
九歲留守兒童於春節前數日自縊身亡

中國安徽 - 中國新年的種種慶祝活動,隨著春節的結束進入了尾聲,因著過節而返鄉的民工也回到了他們之前工作的城市,恢復了一如既往的生活,然而,對李昌霞來說,在面臨了悲劇性的巨變後,就再也回不去之前平靜的生活了。李昌霞的九歲兒子小闖(化名)是留守兒童,於1月20日,在知道媽媽今年不回家過年後,便自縊身亡。

 

 

孤單寂寞,是小闖生活的寫照。在小闖出生後不久,父親李滿國便離開家,開始在城裡找工作。這樣的分離讓李先生不只在身體上與小闖分離,在心理上也產生了一定的距離。2012 年李滿國與李昌霞結束了他們不愉快的婚姻,因此,李昌霞在經濟上開始要靠自己了。李昌霞想要金援家計,也想要還清債務,於是她便到廣東省找工作,加入了中國近三億的民工行列。李昌霞對於把小闖留在家,獨自一人出來工作一事,一直都覺得對不起兒子,但她相信總有一天,小闖會明白為什麼媽媽會離開他,不能陪在他的身邊。但很不幸的,李昌霞永遠都等不到這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