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即死亡的女婴,在医院小教堂里“复活”

 

据报道,巴西一名刚出生不久即被宣告死亡的女婴三小时之后在医院小教堂的神坛上“复活”了。

Yasmin Gomes的小小身躯被装在一个小盒子里留在了小教堂里,因为一名护士“不忍心”让她呆在太平间里。当女婴的祖母带着殡仪馆的人要把她带去火化时,小女婴忽然动了下腿,张开了眼睛。

祖母Elza Silva说:“我们都呆住了,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然后我们看到她在呼吸,我们高兴地抱在一起尖叫,‘她还活着,她还活着。’这真是个奇迹。”

巴西南部隆德里纳的这家医院的记录显示Yasmin出生时还活着,但没多久就停止了呼吸。医生们尽全力抢救她,但回天无术,无奈只好宣布死亡。

 

欢迎回家……Yasmin 的房间

 

Yasmin的妈妈,22岁的Jenifer da Silva Gomes说,她第一个被告知了女儿的死讯。她回忆道:“我的世界瞬间崩塌了,所有的梦想都被碾碎,当时太绝望了。”

在场的助产护士Ana Claudia Oliveira说她要求把婴儿放在医院的小教堂里,不要照常规放入冷冻太平间。

她说:“婴儿太可怜了,她是个天使。我不忍心让她躺在太平间里。”

她给死婴洗了澡穿好衣服,无疑十分确定这孩子真的离开人世了。

她说:“我可以保证,孩子当时已经死了。她的瞳孔对光完全没有反应,全身发紫。所有的迹象都表明没有生命体征了。”

Yasmin的小身躯躺在小教堂里,直到下午2点,祖母带着殡仪馆的人来了。但当他们刚把她抱起来,她的腿就动了。亲人们还在安慰沉浸在悲痛中的产妇,一名护士冲进来说:“活了活了,你女儿活过来了。”

妈妈Jenifer da Silva Gomes说:“我完全愣住了,脑子一片空白,之后简直欣喜若狂。”

小宝宝马上被送入特护病房,她的状态逐渐趋于稳定。

先前尽力挽救Yasmin,后来签署死亡证明的医生Aurelio Filipak说:“人们有各种说法,但只有当时在场的人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做了20多年医生,从未遇过这样的事。”

Yasmin的家人打算把她的名字改成Victoria——葡萄牙语中胜利的意思——她的复活实在是个奇迹。

孩子妈说:“没法解释这一切。上帝让奇迹出现了。假如上帝想把她带走,我们没有办法,但上帝又让她回来了,看来她还要去完成更大的使命。”

Image insert: 



More News

Read more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第二部分 - 附录I

附录I: 我给周爱玲牧师在2014年11月26日的电邮

Hello Sister Jocelyn,

 

I am writing to you to confirm several items that we have reached agreement and some others that still need to work through. I wish we could have dealt with some of these matters in a more peaceful circumstance. We will do the...

Read more
少女流產網上曬圖遭"炮轟"...
近日,一位未婚“90後”少女在網絡上曬出B超照片,稱自己懷的是雙胞胎,曬圖是流產前留作紀念。此舉引起數十萬次瀏覽量,遭到眾多網友炮轟。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人流女性低齡化趨勢日漸明顯,折射出我國系統性婚前健康教育缺失。
 
    少女流產前曬圖惹爭議
 
    日前,一位“90後”少女在微博上曬出了自己的B超照片,照片顯示懷的是一對雙胞胎,這名少女還講述了自己的驗孕過程和“心路歷程”,“明天要和寶寶說再見了,我會捨不得的。”
 
    不少網友對她的行為進行“炮轟”:“給人感覺她在炫耀,很奇​​怪的感覺。” “無語了!我作為90後的媽媽,覺得從小對孩子的婚前教育非常重要!”一位網民說。在看到網友的質疑後,這名少女留言,表示自己曬圖是為了留作紀念,無意與網友分享。
 
    這名“90後”少女的行為也許無知懵懂,但卻是目前日益增多的流產少女的縮影。記者從湖南省婦幼保健院了解到,今年1至8月,該院接受人工流產5000多例,重複流產率近25% ,其中人流3次以上的佔12%,...
Read more
九歲留守兒童於春節前數日自縊身亡

中國安徽 - 中國新年的種種慶祝活動,隨著春節的結束進入了尾聲,因著過節而返鄉的民工也回到了他們之前工作的城市,恢復了一如既往的生活,然而,對李昌霞來說,在面臨了悲劇性的巨變後,就再也回不去之前平靜的生活了。李昌霞的九歲兒子小闖(化名)是留守兒童,於1月20日,在知道媽媽今年不回家過年後,便自縊身亡。

 

 

孤單寂寞,是小闖生活的寫照。在小闖出生後不久,父親李滿國便離開家,開始在城裡找工作。這樣的分離讓李先生不只在身體上與小闖分離,在心理上也產生了一定的距離。2012 年李滿國與李昌霞結束了他們不愉快的婚姻,因此,李昌霞在經濟上開始要靠自己了。李昌霞想要金援家計,也想要還清債務,於是她便到廣東省找工作,加入了中國近三億的民工行列。李昌霞對於把小闖留在家,獨自一人出來工作一事,一直都覺得對不起兒子,但她相信總有一天,小闖會明白為什麼媽媽會離開他,不能陪在他的身邊。但很不幸的,李昌霞永遠都等不到這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