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建議開放二胎

 

 

羊城晚報訊(特派北京記者張林)報導:“前年提了,去年提了,今年還要提!”3月3日,在首都大酒店一樓大堂,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中山紀念中學校長賀優琳憤憤不平地說,他連續兩年向國家計生委提出了放寬二胎的建議,但始終沒有得到答复。 “所以這次我要藉著'兩會'的機會,向全國人大反映這個問題。首先是態度問題,問題能不能解決是另外一回事。必須正確對待代表提的意見和建議。”
 
建議“放開第二胎,刻不容緩”
 
賀優琳的建議是“完全放開生二胎”。
 
“很簡單,農村基本上都生有二胎。那些民營企業家基本上很少獨子,有錢人可以承受罰款。真正受控制的就是工薪階層。”賀優琳解釋。如果放開生二胎,得益者是哪些群體?賀優琳說:“實際上得益者是很少層面的,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公務員、和事業編制的人。但這個層面的人比例很少,就算全面放開也不一定個個都會生。 ”
 
“放開第二胎,刻不容緩”。被稱為“憂民哥”的賀優琳斬釘截鐵地表示,“已經禁了30年,就算現在放開,這個孩子長大成人、報效祖國至少要到20年以後。從放開算起,那就等於50年,在半個世紀裡,人口素質、人口結構全部被改變了,比如獨巢的、失獨的、老齡化人口。”
 
對於放開二胎會否該社會增加教育、醫療壓力,賀優琳表示:“其他問題都好辦,我們不能害怕壓力或問題而不去做,現在計劃生育的負作用明顯大於放開的弊端。”
 
老齡化影響社會潛力和活力
 
人口結構老齡化是“憂民哥”提出建議的重要原因,他擔憂地告訴記者,現在我國老年人超過一億,到2015年老年人將超過兩億,“這樣發展下去到2050年大概全國人口的30%是老年人,這樣的社會還有什麼潛力、活力?”他掰著指頭細數:“現在城市空巢老人超過老年人口的40%,農村空巢老人超過老年人口的30%,還有用工荒問題,這些都是非常嚴峻的社會問題,必須引起我們的高度關注”。另外,“我們人口出生的出生率,放到全世界也是非常低的。”
 
失獨家庭的增多,也是“憂民哥”提出建議的一個原因。 “你看看那些失獨家庭,那些老人要承受多少傷害和痛苦……”
 
同題報導:
 
全國人大代表黃細花將提交關於放開二胎的建議,她說——
 
32年前黨中央文件富有遠見指30年後可採取不同人口政策
 
“到30年以後,目前特別緊張的人口增長問題可以緩和,也就可以採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1980年黨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
 
■新快報特派北京記者羅仕
 
“取消獨生子女政策是建設誠信政府的需要。”全國人大代表、惠州市旅遊局局長黃細花昨日表示,1980年黨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富有遠見地提出:“到30年以後,目前特別緊張的人口增長問題可以緩和,也就可以採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而如今進入2013年,30年期限早已到,“當務之急是政府信守30年為期的承諾,並審時度勢,立即取消獨生子女政策。”她表示。
 
此次將提交關於放開二胎建議的黃細花,建議放開的“步子”更大,“父母會比其他人更關注自己的幸福,只有父母有權利決定能生多少個孩子,生一個兩個三個孩子,都應由父母自己決定。”
 
更多聲音
 
朱列玉:一胎政策弱化中國傳統文化
 
“第一代獨生子女由於沒有兄弟姐妹,其親屬稱謂中就少了兄弟姐妹,晚輩中就沒了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第二代獨生子女的親屬稱謂中,又少了伯伯、叔叔、舅舅、姨媽……”除了“憂民哥”賀優琳,廣東團中的全國人大代表朱列玉也將提交允許生二胎的​​建議,他認為計劃生育除了帶來失獨家庭、老齡化、勞動力不足等弊端外,獨生子女語境中傳統親屬稱謂的缺失,使其面臨著“六親不認”的尷尬,也會引​​起親戚觀念的淡漠。
 
“親屬稱謂出現斷裂殘缺,傳統的文化倫理觀必將弱化,傳統的家庭倫理秩序必然受到衝擊。”他同時表示,中國各地在春節、元宵節、清明等節日,有一套相對應的民俗程序, “隨著家庭成員的單一化,這些民俗活動似乎也越來越冷清,甚至可能會慢慢消失。”
 
朱列玉表示,目前中產階級計劃生育政策執行比較好,不敢跨越計劃生育高壓線,“他們收入較高,認同社會的主流價值觀,職業較好,但是一旦他們違反計劃生育的規定,他們將失去體面的工作和良好的生活。”而很多農村人口和流動人口違法成本相對較低,“他們是大膽地生”。
 
他認為這實際上是一種反向歧視,“相對高素質的人群,即使有生二胎的意願,也不能多生育。而其他的群體卻可以多生育。長此下去,不利於我國國民的整體素質的提高。”他建議放開計劃生育政策,“不分地域、不分民族、不分城市與農村,一律允許生二胎”。





More News

Read more
南京两名女童疑似饿死 尸体腐烂后被发现

昨天上午,南京市江宁区泉水新村的一居民家中,一名1岁和一名3岁女童被发现死于家中,尸体已经腐烂。据了解,两女童的父亲因犯罪被抓入狱,母亲有吸毒史一度下落不明。昨天下午,警方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将女童母亲刑拘。

  事件:两女童疑饿死家中

  昨天上午,南京市江宁区泉水新村的一居民家中,一名1岁和一名3岁女童被发现死于家中,尸体已经腐烂。女童的母亲一度下落不明。

  事发地位于南京江宁区泉水新村。昨天上午9点,江宁区麒麟派出所社区民警王平元上门走访辖区居民乐某,发现家中无人应答,而乐某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加之王平元之前几次上门均无人在家,他觉得事有蹊跷,便叫来锁匠将门打开。

  当时卧室的门紧闭。王平元打开卧室的门,一股臭味迎面而来,同时,他发现两名幼女一个躺在门边,一个躺在床边,均已没有呼吸。她们正是乐某...

Read more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第二部分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柴玲写给教会关于远志明的第7封信---第二部分

2015 年3月14日---4月15日

 

...

Read more
山東省又發生六月懷孕強迫墮胎事件

山東省,濰坊市——上週五凌晨四時,劉心雯(音譯)和丈夫周國強正在家中熟睡時,計劃生育官員把這對夫婦的門給踢倒,隨後進入家中強行將劉帶到坊子區人民醫院,把她肚子里6個月大的胎兒強制墮掉。一個總部設在英國的全球新聞媒體 ——《天空》——深入的報導了有關為這對夫婦做的電視採訪,包括有關攝製組到訪這次強制墮胎發生的醫院得出的訪問結果。

周帶了攝製組去看那些計劃生育官員在他家門上留下的腳印,并描述當時來自計劃生育部門的16個男人跟4個女人是如何將他壓在沙發上,然後將他妻子強行帶走。他花了整整五個小時才找到妻子的去向,但在那時候劉已被注射了有毒的催產藥物。

 

孩兒——是個兒子——在第二天死亡。劉兩天後把屍體生了出來。

在接受電視採訪中,劉表示她的悲傷和痛苦:“我很想他。我沒有機會見到他。”劉邊忍住眼淚邊說。“如果我見到他,我會更痛苦。孩子,媽對不起你。我們注定不能在一起。你在天堂要安息。我們會為你禱告。希望你來生可以更好。”

《天空》繼續報導:

有幾張可以看到胎兒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