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超生 官員兩難

圖片來源: Xinhuanet.com

 

 

中國江蘇省 – 江蘇省柸州的劉向明夫婦犯了法,但執法單位卻不知該如何懲處,而陷入兩難的局面。劉姓夫婦究竟犯了何法呢?答案是他們在這實施一胎化政策的國家裡,生了十個孩子。

 

 

一般來說,這對夫婦需繳交劉向明收入數倍的超生罰款,但是,劉家人的家境非常貧困,根本無力繳交罰款,這樣一來,以罰款來懲罰超生就無意義可言。而現在,計生單位官員要對劉家超生孩子一事另尋懲處之道。

 

 

劉向明在蘇州以拾荒為生,這龐大的家庭多年來都隱世而居,直到他們第七個孩子在家附近的池塘不幸溺斃,才讓整起案件曝光,引起輿論注意。那麼多孩子中,只有第一個孩子符合上戶口的條件,所以,只有劉的大女兒有資格上學,並擁有健康保險。至於劉其他的孩子,都沒有受過教育。

 

 

十個孩子都是出生在荒地旁搭起的窩棚裡。每次孩子快出生時,都是劉向明把瓷碗敲碎了,用酒消毒,把臍帶割斷,這樣自己接生的。其中最大的兩個孩子現在在工廠打工,而其他的孩子則是在家中幫忙家務。

 

 

這個家庭已經長期飽受貧困之苦,又沒有機會受教育,政府方面也不想要雪上加霜。現在計生官員需要決定他們是否要對於劉家的案件不聞不問,或者對懲處一事另尋新法。 

 

 

逾三十年來,中國各地許許多多的家庭都深受超生罰款之苦,而最近,又有知名導演張藝謀因違反一胎化政策,繳交了史上金額最高的超生罰款。以張導演的經濟條件,尚還負擔得起748萬元人民幣的罰款,但對於一般家庭而言,超生罰款往往會帶給他們極大的負擔。

 

 

貴州農民王光榮就因繳不出超生罰款,以致他超生的孩子不能上學,而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王光榮事件並不是因超生罰款而自盡的首起案件。2013 年 12月,45 歲的農民艾廣棟也因無力承擔6萬人民幣的罰款而自殺身亡。

 

 

超生罰款的官方正式名稱為「社會撫養費」,這筆收入最初的用途是要來彌補超生的孩子所消耗的社會資源。超生父母一天不繳交社會撫養費,其超生的孩子就一天不能上「戶口」,這也就意味著這個孩子不能合法地接受教育、享受健保或出國旅遊。正因為有沒有「戶口」會影響孩子的一生,所以大多數的父母都會極盡所能地繳清這筆費用,有些父母甚至為了要繳交其罰款,而選擇賣出自己身上的器官。

 

 

中國政府對於社會撫養費的徵收並無一定標準,雖有些大方向可遵循,但整體而言可說是雜亂無章。至於超生家庭究竟該付多少罰款,完全是取決於當地的地方官員,每個超生家庭的案例亦不盡相同。根據亞特蘭大雜誌 (The Atlantic) 的報導,計生官員在徵收罰款一事上,常有獎金或其他福利可取。如此一來,計生處在向貧困家庭收取巨額罰款時往往不會手軟。有些計生官員甚至會默許一些家庭超生,這樣一來,該家庭就需要繳交罰款,而計生官員便能從中獲利。

 

 

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超生罰款之去向。2012 年,中國政府共收取了2700萬元的超生罰款,卻拒絕公開他們是如何運用這筆龐大收支。超生罰款嚴重影響眾多家庭的生活,中國政府怎麼可以一面強制徵收,卻一面不交代收取款項的去處呢?但就劉向明事件而言,這類問題就不復存在,因為劉向明清楚知道他永遠無法付清政府要他繳交的巨額罰款。

 

 

劉的事件讓中國有機會意識到,整個超生罰款制度是多麼殘忍、不公。根據香港華南早報的報導,高額罰款反而會導致更多腐敗又不義的事件發生。對中國而言,現在是時候來整理一下混亂的財務去向,並停止懲罰那些為這世界帶來新生命的超生家庭。

 

 

我們向神祈禱,願記生官員不會為難困苦的劉家人,也冀望這次事件能夠讓更多人願意站出來,來反對這個不公不義的計生制度。耶和華厭惡不誠與欺壓之事,祂不會讓祂寶貝的百姓長期遭受不公平的任意對待。

 

 

「詭詐的天平為耶和華所憎惡;公平的法碼為他所喜悅。 驕傲來,羞恥也來;謙遜人卻有智慧。 正直人的純正必引導自己;奸詐人的乖僻必毀滅自己。 發怒的日子資財無益;惟有公義能救人脫離死亡。 完全人的義必指引他的路;但惡人必因自己的惡跌倒。」(箴言 11:1-5)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於2010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彰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 」




More Articles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

 高姐妹的見證

同工寫於2014年11月

 

 

高姐妹現年38歲,丈夫已經有58歲了。全家四口人,有兩個女兒。第二個女兒叫雯麗,是我們幫助的對象,下個月就要周歲畢業了。之後高姐妹又意外懷孕,現在已經有5個月了。因此,高姐妹又成了我們關愛的對象。

 

 

高姐妹一家是當地少數民族,住在市郊的少數民族山村,生活十分艱難。由於高姐妹的丈夫年紀已58歲了,又沒有文化和仼何技術,根本找不到工作,村子的人都瞧不起他,更別說得到過別人的關心和幫助了。

...

         [Image: BBC.com]

 

 

國家衛生計生委近來發佈的人口報告顯示,規模小型化與老齡化是全國4.3億戶家庭的發展趨勢。

 

 

 

根據今年五月所頒布的《中國家庭發展報告2014》,中國家庭人口已從50年代的5.3人減少到3.02人。在過去十年間,每戶的平均人口逐漸減少,且數字仍持續地在下降。自2010年到2012年,每戶平均人口從3.1人將至3.02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