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撫養費只見公開,不見誠意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政府部門的賬目和慈善機構的賬目一樣,老百姓在公開的數字面前成了“老不信”,只因誠意不夠。社會撫養費不涉及國家機密,也不涉及公民個人隱私,各級計生部門為何不將原始賬單公佈在各級政府部門的官方網站上?賬單越細,做假的可能性就越小,獲得的社會信任度就越高。
即使31個省份都全部公開了社會撫養費的徵收總額,也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輿論對社會撫養費的聚焦,焦點並不是徵收總額的具體數字,而是究竟隱藏了多少亂象,費用流到了哪裡?唯有啟動審查機制,該糾偏的及時糾偏,該追責的及時追責,輿論追問社會撫養費的事件,才不會淪為“爛尾工程”。
給輿論一個圓滿的交代之後,社會撫養費還得重建公信力。賬目如何才能獲得老百姓的信任,三年前四川省白廟鄉政府的“裸賬”做法,就是一個成功的案例。社會撫養費和“三公”經費一樣,要不要最大化地接受社會監督,要不要最大程度地贏得社會信任,障礙在於相關部門是否有足夠的誠意。必須正視的是,要相關部門主動“割肉”或許不現實,需要一個強有力的製度來推動才靠譜。



More Articles

上週在俄羅斯的索契 (Sochi, Russia), 聚集了成千上萬的人潮觀賞2014 冬季奧運的開幕式。整個儀式表演精彩壯觀,令人印象深刻,魂縈夢牽。大規模的舞台效果以及高規格的科技使用,讓人不禁想起 2008 年北京夏季奧運的開幕式。大多數人仍記得北京奧運驚艷全場的開幕表演,有些人甚至還記得這絕倫效果背後的總推手 –天賦異稟的藝術家,張藝謀導演,但也許有些人還不知道的,這位導演因違反了中國的一胎化政策,被記生單位罰款748 萬人民幣 (約120萬美金)。

 

 

身為著名的中國電影導演,張藝謀因策劃2008 年北京奧運的開幕式而更加聲名大噪。張藝謀有多部知名電影作品,如:十面埋伏,而現在則因違反了一胎化政策,需付巨額罰款,再次成為公眾注目的焦點。 根據報導所述,張藝謀的罪狀為生養了三名子女並將其藏匿。這三名子女都是在張藝謀與現任妻子正式註冊前所生。計生單位在去年十一月時開始審理張藝謀超生一事,因此這位導演便無法將妻兒繼續藏匿。一胎化的超生罰款是按違規者收入比例而定,...

中國新年,對中國人來說是個充滿歡樂的喜慶節日。正當大部份的人正享受著與親友歡欣團聚的時刻,卻有另一些人是在囚禁、痛苦中度過。這些無法與家人團聚的人是誰呢?正是身處中國成千上萬人口販運的受害者 。

 

 

 

什麼是人口販運呢?聯合國的定義是:『為達剝削利用之目的,涉及吸收、運送、轉移、窩藏或接收人口,並通過威脅、暴力或其他形式的強迫、誘拐、詐欺、欺騙、濫用權力、濫用地位、金錢的利益或其他好處讓一人得以掌控另一人。』這樣的定義極具技術性,又讓人有點看不懂,但簡單來說,就是泛指在任何狀況下,違反某人意願的控制並利用他/她。本質上來說,就是奴役。

 

 

 

人口販運存在於世界的各個角落,在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每年估計有2700 萬的受害者。現今的『奴役』是什麼樣子呢?讓我們來看看最近發生在中國一件駭人聽聞的案例。

 

 

 

...

[圖片來源:bubblenews.com]

 

 

我與佳一同坐在餐桌前,佳抱著她五個月大的兒子,在這間位於波士頓城外的公寓裡,一切是多麼的平靜祥和。佳一面餵著懷裡的寶寶,一面開始講述她的故事。態度溫和,但語氣堅定地說著她希望外界知道的中國,一胎化政策,以及女性在中國的地位。

 

 


 

 

女孩之身

 

 

佳生長在上海,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儘管佳的父母全心全意地撫育她,他們從不諱言自己想要的是兒子。佳的父親對於想要兒子的期待更是明顯。

 

 

佳說道:「他們把我當個男孩在教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