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領你走出困境的信心

蘋姐妹的見證

寫於 2014 年 12 月

 

 

今天,終於靜下心,把那一段經歷寫下來,一段回憶起來都還心有餘悸的經歷。

 

 

30歲結婚,一直以為小生命會順理成章的來到我們的小家庭,可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直到34歲那年,經過種種的千辛萬苦,我才如願以償的懷上了寶寶,做為一個大齡媽媽,在知道懷孕後,我就在興奮,幸福,以及小心翼翼中開始了我的孕期生活,懷孕前期,我並不像別的孕媽媽那樣辛苦,有著各種折磨人的反應,每次定期的產檢,醫生總是告訴我寶寶發育非常的好,就在我以為一切正常,靜待寶寶降臨的時候,更大的考驗來了。

 

 

在懷孕快7個月時,我循例按照醫生的安排,做了一次B超,這是孕中必做的一項大的B超檢查,30多分鐘的檢查過後,醫生給了檢查結果,我被告知胎寶寶雙側腦室增寬,兩側各達到1.2 CM,初步判斷為腦積水,B超醫生很謹慎的建議我把結果馬上給醫生看一下,按捺住狂跳的心,我馬上聯系了一個知名的產科醫生並把結果給了她,她告知我,這個胎寶寶可能保不住了,大腦發育不好,建議我引產。當聽到這個結果時,我所有的意識變為了空白,耳朵嗡嗡作響,兩只腳就像站在了棉花堆裡。直到先生趕到醫院門口接到我,看到他同樣焦灼的臉,我才哇的一下哭出聲來。從那一刻開始,所有的幸福離我遠去,苦難和考驗隨之而來。我的整個家庭一瞬間從幸福的天堂,跌落到了痛苦的谷底。得到結果後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尋遍了各大醫院知名的產科醫生,也通過網絡尋求各種幫助,最後得到兩種建議:1、馬上引產2、胎寶寶的發育是個非常復雜的過程,而大腦的發育尤其復雜,醫學上有很多案例就是胎寶寶在後期自身吸收了積水,腦室恢復正常,但一般要在懷孕8個月之後,才能更明晰的知道寶寶是否是健康的,在整個過程中,沒有辦法借助醫學手段去干預,完全看寶寶自已的發育,也就是說,8個月後的結果無人能預料,一切聽天由命,我屬於高齡孕婦,8個月之後再做引產,無論在生理上,還是心理上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出於對我的愛護,家人和朋友都建議我引產,養好身體後,再孕育新的小生命。一個兩難的選擇擺在我們的面前,最終我和先生決定給自己,也給寶寶一個機會,八個月後再做決定。

 

 

等待是痛苦而又折磨人的,那是一段被眼淚,絕望,徘徨充斥的時光。悲傷和眼淚常常不由自主的湧上心頭,衝上眼眶,因為母親的情緒又直接會影響胎寶寶的發育,所以我要竭力控制住壞的情緒,心裡極其苦悶,卻又無法排解,我就這樣一天又一天咬緊牙關熬著。為了緩解郁悶的心情,我參加了了一個基督徒朋友的聚會,在聚會中認識了一對夫婦,他們是女嬰援助的同工,在了解了我的情況之後,他們努力的開解我,引導我,給我力量,也為我禱告,讓我把所有的負擔交托給天父,他們說仁慈的天父自有他的安排,我所有想要的答案,聖經中都會有明示。從那次聚會以後,我每天晚上都會跪在床邊,為我的寶寶向主虔誠的禱告,把聖經做為我的睡前書籍讀給自己和寶寶聽,我把所有的負擔全心全意的托負給了我的天父。很快,我就在聖經中讀到了一段話,大意是每個婦女在生產之前,都會經歷很多的困難和痛苦,可是等到新生命降臨後,所有的苦難都會被衝淡和遺忘,讀到這裡,我的心豁然開朗。我堅信這是主給我的明示,我和寶寶一定會度過這個難關,主一定會賜一個天使到我的家庭。我安靜的等待著,直到懷孕8個月滿,我再次做了B超檢查。我的寶寶雙側腦室恢復正常。醫生很高興的恭喜我,我可以保住我的小天使了!

 

 

現在,我是一個健康的1歲女寶寶的母親,我的女兒健康快樂,我盡情享受著做為母親的所有幸福。耶穌說:如果你從未感受痛苦,你怎能知道我是醫治者;如果從未經歷艱難,你怎能知道我值得信賴;如果你從未感受哀傷,你怎能知道我是安慰者;如果你從未遇見難題,你怎能知道我會解決;如果你從未身處困境,你怎能知道我願意拯救。感謝我的天父,感謝女嬰援助一直以來的關愛及幫助, 是因女嬰援助讓我認識信靠主耶穌基督的救恩,感謝我的先生以及幫助我走出困境的兄弟姐妹們,這就是我的經歷,一段真實的經歷,希望這篇短文也能幫助那些正經歷著痛苦的朋友們,執著的信念一定會帶你走出困境。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於2010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彰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 」

Image insert: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bellallianceglobal.com]

 

2013年12月。中國出現了一場革命性的法庭聽證會。曹菊(化名)是一位剛大學本科畢業不久的年輕女生,向法院提出訴訟,因她受到巨人環球科技公司(簡稱巨人學校)在求職時的性別歧視待遇。2012年年中,剛畢業的曹菊在網路上看到巨人學校在招聘行政助理,覺得自己各方面都符合要求,於是投遞了求職信息,但是卻因該職位「只招男性」之原因而遭拒絕。儘管曹菊等了一年多法院才受理此案,但是她最終得到了巨人學校的正式道歉,並收到了三萬元的「關愛女性平等就業專項基金」。

 

 

 

2011年,一項由國務院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提供的研究報告中指出,中國有超過61%的女性,曾舉報自己在求職過程中受到性別歧視...

         [Image: BBC.com]

 

 

國家衛生計生委近來發佈的人口報告顯示,規模小型化與老齡化是全國4.3億戶家庭的發展趨勢。

 

 

 

根據今年五月所頒布的《中國家庭發展報告2014》,中國家庭人口已從50年代的5.3人減少到3.02人。在過去十年間,每戶的平均人口逐漸減少,且數字仍持續地在下降。自2010年到2012年,每戶平均人口從3.1人將至3.02人。

 

 

 

...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