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轉變

柳弟兄與馬弟兄的服事見證

 

 

柳弟兄夫婦和馬弟兄夫婦服侍一個村子裡的九戶人家已經有5個月了。這九戶人家都是從邊遠山區來到省城打工的,他們都拖家帶口,有的人家上有老下有小,並且有些孩子還需要上學。如果碰到有人生病了,就只能找一些私人診所就醫,因為條件好些的正規醫院,費用太高,他們根本看不起病。這幾個家庭的經濟負擔都很重。這些進城務工人員,既無文化,也無技術,只靠出賣勞動力求生,做的活又髒又累,而且收入低,勉勉強強才養活一家人。由於孩子多並且普遍年齡偏小,妻子們只好在家中帶孩子。這些人家的生活苦不堪言,被人瞧不起,也沒有得到過外人的幫助和關愛。

 

 

為了建立好的關系,從一開始, 同工們就商量決定要請這九戶人家吃一頓飯,把這個想法告訴了他們,但是他們沒有任何反應。他們對同工大都不太信任,同工每次與他們交流時,給他們傳福音時,他們都只是悄悄地聽,沒有任何回應。後來同工經過再次商量後,一致決定,下次再去探訪他們,給他們傳福音之前,先禱告,求主開道路,求聖靈引領,與神同工。

 

 

去年八月時,同工再次提出一起吃飯的邀請,沒有一個家庭願意接受。最後經過同工們的苦口婆心,終於有一個家庭勉強答應了, 就是受助者阿燕家。那天,同工們買好了米和菜,就在這戶人家開始做飯了。同工們做飯時,阿燕和家人只在旁邊觀看,做好之後,也不願意吃。經過同工再三邀請,他們才勉強吃了些。 

 

 

回去之後,同工再次為下次的探訪和聚會禱告。就在十月十八日那一天,奇妙的事情發生了。那一天,同工們去阿燕家探訪時,發現大家都已經聚集在了阿燕家中,並且雞也殺好,炒好了,飯萊也做好了。每個受助者都很熱情,並主動與同工聊天。有的還詢問聖經真理,有的詢問耶穌,有的詢問教會。 阿燕還深情地說:你看他們基督徒真的很喜樂!他們信耶穌的人真是太有愛心了!每個月來看我們,請我們吃飯,還要給我們錢。其中一個媽媽說感謝大老板(她稱我們同工“大老板”), 我們同工馬上說:我們可不是什麼大老板, 我們只是基督徒。我們幫助你們是因為耶穌的愛,為了幫助你們的孩子們健康成長。耶穌的愛是捨已無私的愛,是救信他的人能脫離苦難,脫離罪的愛。之後同工和他們再次分享了福音,以及墮胎帶來的危害。

 

 

大家一邊吃飯,一邊交談,和樂融融。飯前一起禱告,敬拜讚美;飯後還一起禱告感恩。同工們把上月拍攝的媽媽和孩子們的照片沖洗出來,發給各個家庭。收到這個意外的禮物,收到照片的媽媽們都非常高興,因為這些家庭都沒有相機,平時很少有機會照相,這回卻得到了自己的照片,實在是太開心了。看到這些媽媽們有柔軟和順服的心,就看到神在做工。柳弟兄說,自己當時也感動得流淚了。

 

 

請大家為這九戶受助家庭代禱,求神保守祝福他們,願聖靈做工,感動這些媽媽的丈夫和家人信主,並將一切憂愁重擔都交給耶穌。一切榮耀歸於主!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 batanga.com]

 

過去三十年間,在中國的一胎化政策下,有四億的嬰孩失去了無辜性命。因著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自該政策實施起,大規模的性別屠殺便席捲整個中國。如今,已有許多媒體在關注中國的性別屠殺問題,但此問題在其他國家的狀況呢?中國是唯一偏好男嬰、屠殺女嬰的國家嗎?

 

 

 

事實並非如此。 離中國不遠的印度,是另一個性別屠殺嚴重的地方。和中國一樣,印度實施計畫生育政策來控制國內的人口。20世紀50年代開始,印度的人口專家就開始使用各樣方法來緩解快速增長的人口數量,以避免過度使用有限的資源。

 

 

 

在印度,最常使用的方法是絕育及節育。計生官員會利用食物配給或工作機會來威脅利誘男女進行絕育手術。對於達到一定絕育數字的省份,政府也會進行獎勵...

[圖片來源:szhk.com]

 

 

今年七月十日,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報導,在全國31個省份當中,已有29個省份正式實施《單獨二孩》政策。去年十一月,中國中央宣布了該政策的啟動,浙江省成為首個鬆綁原來一胎化政策的省份。及至目前,只剩西藏自治區及新疆省兩行政地區尚未正式實施該政策。

 

 

 

在單獨二孩政策下,只要夫妻其中一方為獨生子女,就能合法地生兩個孩子。在此政策發佈之前,唯有在夫妻雙方都是獨生子女,該夫妻才能生兩個孩子。1984年所制定的一胎化政策只允許一對夫婦生一個孩子,除非是少數民族、第一胎是女孩的農村家庭,或是在一些特殊狀況下,才有例外,而單獨二孩則是數十年來國家首次對一胎化政策的鬆綁。

 

 

 

...

自從開放二胎以來,很多家庭考慮最多的是願不願意生。

 

相信願不願意生這個問題在沒有實施計劃生育政策前的中國是沒有人想過的。那個時候一家生七八個,少則三四個都是很常見的。沒人會想願意不願意生,有了就生,生了就養。那時候的孩子也沒那麼嬌慣,孩子生出來了就群養,窮是窮,但沒有人怕窮得養不起孩子。

 

反而是現在,經過了33年生育束縛後,國人的思維改變了。

 

只生一個,全家的注意力都在這個孩子身上,一切以此孩子為中心展開,所有的錢也花在這個孩子身上。如果再生一個,要花多少錢養這個孩子呀? !能養得起嗎?生了第二個會不會影響第一個孩子的好生活? 。 。 。

 

下面是一位名叫“張寧虹”的作者寫的文章,作為母親,她很客觀地分析了生二胎的利弊:

 

首先我要說一下,寫這篇短文沒有任何目的,既不是鼓勵符合條件的人生二胎,也不是挑戰飽受壓力的人的神經勸他們放棄下一代。寫這篇小文,僅僅是為了做一種探討,既然現實對人口有了剛性需求,人口紅利需要延續,政策終於有了鬆動,很多人也確實一直盼望著能有第二個孩子,那么生不生第二個孩子也就成了擺到桌面上可以堂而皇之探討的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