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父母 谁为你们的悲伤埋单

两个花季少女,王佳琳叶梦圆,带着她们的微笑去了天堂。

 

噩耗传来,失去独生爱女的叶的父亲将自己锁在房间里,这位壮汉横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王的父亲双手撕扯着头发,痛不欲生。。。。。。多少眼泪能换回她们鲜活的生命呢?多少悲伤可以换回她们在时的快乐呢?这一切,随着孩子的逝去,不再回来。

 

在一胎化政策实行的三十几年后,应运而生的副作用——失独父母,逐渐浮出水面。

 

央视《新闻周刊》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12年12月,中国的失独人口已达100万,而且以每年7.6万的速度增加。这100万的失独父母曾是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只生一胎的,在孩子14岁之前每年领60元的独生子女费,保留他们的公职,并会在单位享受免费的结扎避孕手术。而在失去他们唯一的孩子后,他们成为社会上的弱势群体,甚至有的失独群体在年三十订酒楼的时候以“不吉利”而被拒。

并且据预计,到2100年,中国的失独人口将达到1亿(数据来源《大国空巢》)。中国现有的2.18亿独生子女,会有1009万在25岁之前去世。

 

在今年“两会”期间,就有共34名,联名或独自提交议案和书面意见,不约而同聚焦失独家庭,呼吁尽快建立失独家庭社会救助保障机制,失独父母在身体、经济和精神上的需要都将被得到了重视。

 

圣经说“少年时所生的儿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他们在城门口和仇敌说话的时候必不至于羞愧”诗127:5

 

祝愿所有的父母,可以在少年时就将箭袋充满,不会面对失独的痛苦。

Image insert: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bellallianceglobal.com]

 

2013年12月。中國出現了一場革命性的法庭聽證會。曹菊(化名)是一位剛大學本科畢業不久的年輕女生,向法院提出訴訟,因她受到巨人環球科技公司(簡稱巨人學校)在求職時的性別歧視待遇。2012年年中,剛畢業的曹菊在網路上看到巨人學校在招聘行政助理,覺得自己各方面都符合要求,於是投遞了求職信息,但是卻因該職位「只招男性」之原因而遭拒絕。儘管曹菊等了一年多法院才受理此案,但是她最終得到了巨人學校的正式道歉,並收到了三萬元的「關愛女性平等就業專項基金」。

 

 

 

2011年,一項由國務院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提供的研究報告中指出,中國有超過61%的女性,曾舉報自己在求職過程中受到性別歧視...

 

[圖片來源: harvardpolitics.com]

 

中國江蘇省-3月29日,江蘇省正式施行單獨二孩政策。若戶籍在江蘇省的家庭,若父母其中一方是獨生子女,依法就能生育兩個孩子。二孩之間生育無間隔規定,但女方需滿24週歲。

 

 

 

自2013年11月起,中國各省陸陸續續開始施行單獨二孩政策,但此政策尚未普及至全國,每個省份都會制定個別的細節條例。繼四川、上海、浙江、廣東、天津,江蘇是近來開始正式實施此政策的行政單位之一。

 

 

 

在全國34個省份中,已有11個省份正式實施單獨二孩政策,...

自從開放二胎以來,很多家庭考慮最多的是願不願意生。

 

相信願不願意生這個問題在沒有實施計劃生育政策前的中國是沒有人想過的。那個時候一家生七八個,少則三四個都是很常見的。沒人會想願意不願意生,有了就生,生了就養。那時候的孩子也沒那麼嬌慣,孩子生出來了就群養,窮是窮,但沒有人怕窮得養不起孩子。

 

反而是現在,經過了33年生育束縛後,國人的思維改變了。

 

只生一個,全家的注意力都在這個孩子身上,一切以此孩子為中心展開,所有的錢也花在這個孩子身上。如果再生一個,要花多少錢養這個孩子呀? !能養得起嗎?生了第二個會不會影響第一個孩子的好生活? 。 。 。

 

下面是一位名叫“張寧虹”的作者寫的文章,作為母親,她很客觀地分析了生二胎的利弊:

 

首先我要說一下,寫這篇短文沒有任何目的,既不是鼓勵符合條件的人生二胎,也不是挑戰飽受壓力的人的神經勸他們放棄下一代。寫這篇小文,僅僅是為了做一種探討,既然現實對人口有了剛性需求,人口紅利需要延續,政策終於有了鬆動,很多人也確實一直盼望著能有第二個孩子,那么生不生第二個孩子也就成了擺到桌面上可以堂而皇之探討的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