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父母 谁为你们的悲伤埋单

两个花季少女,王佳琳叶梦圆,带着她们的微笑去了天堂。

 

噩耗传来,失去独生爱女的叶的父亲将自己锁在房间里,这位壮汉横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王的父亲双手撕扯着头发,痛不欲生。。。。。。多少眼泪能换回她们鲜活的生命呢?多少悲伤可以换回她们在时的快乐呢?这一切,随着孩子的逝去,不再回来。

 

在一胎化政策实行的三十几年后,应运而生的副作用——失独父母,逐渐浮出水面。

 

央视《新闻周刊》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12年12月,中国的失独人口已达100万,而且以每年7.6万的速度增加。这100万的失独父母曾是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只生一胎的,在孩子14岁之前每年领60元的独生子女费,保留他们的公职,并会在单位享受免费的结扎避孕手术。而在失去他们唯一的孩子后,他们成为社会上的弱势群体,甚至有的失独群体在年三十订酒楼的时候以“不吉利”而被拒。

并且据预计,到2100年,中国的失独人口将达到1亿(数据来源《大国空巢》)。中国现有的2.18亿独生子女,会有1009万在25岁之前去世。

 

在今年“两会”期间,就有共34名,联名或独自提交议案和书面意见,不约而同聚焦失独家庭,呼吁尽快建立失独家庭社会救助保障机制,失独父母在身体、经济和精神上的需要都将被得到了重视。

 

圣经说“少年时所生的儿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他们在城门口和仇敌说话的时候必不至于羞愧”诗127:5

 

祝愿所有的父母,可以在少年时就将箭袋充满,不会面对失独的痛苦。

Image insert: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 Xinhuanet.com

 

 

中國江蘇省 – 江蘇省柸州的劉向明夫婦犯了法,但執法單位卻不知該如何懲處,而陷入兩難的局面。劉姓夫婦究竟犯了何法呢?答案是他們在這實施一胎化政策的國家裡,生了十個孩子。

 

 

一般來說,這對夫婦需繳交劉向明收入數倍的超生罰款,但是,劉家人的家境非常貧困,根本無力繳交罰款,這樣一來,以罰款來懲罰超生就無意義可言。而現在,...

因為“蛋蛋”的出生,朱新梅和前夫李博毓均被“雙開”。他們均投訴曾在“計生學習班”遭遇拘禁和逼迫。

11月19日上午10時,前小學教師朱新梅來到莒南縣檢察院反瀆局。半年來,這是她第5次來到檢察院,舉報當地計生部門非法拘禁自己一案。前4次,她都被答复案件太多,讓她等等。這一次,工作人員又沒在辦公室。

8個多月來,朱新梅和前夫李博毓已經“揚名”莒南縣官場。今年3月初,兩人被指在去年超生一個男孩,都被開除公職和黨籍。朱新梅從莒南縣四小的數學老師變為了失業婦女。李博毓失去鄉鎮財政所副所長的股級身份後,淪為打工仔。縣里每次開計生工作會議,這對前夫婦總是被拎出來作反面典型。

...

两个花季少女,王佳琳叶梦圆,带着她们的微笑去了天堂。

 

噩耗传来,失去独生爱女的叶的父亲将自己锁在房间里,这位壮汉横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王的父亲双手撕扯着头发,痛不欲生。。。。。。多少眼泪能换回她们鲜活的生命呢?多少悲伤可以换回她们在时的快乐呢?这一切,随着孩子的逝去,不再回来。

 

在一胎化政策实行的三十几年后,应运而生的副作用——失独父母,逐渐浮出水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