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苦難中遇見神

雁姐妹的見證

同工寫於2014年11月

 

 

雁是2014年6月份注冊的孕婦,有一個五歲的兒子,現在懷有七個月身孕。雖然經歷了有很大的逼迫和爭戰,但靠著上帝的保守和憐憫,她堅定了信心要留下腹中這個可愛的生命,同時她也從一個沒有經歷過神的人,轉變成一個樂意向神禱告、樂意親近神的人,我們的神總是藉著不同的方式、不同的人,將屬祂的人帶到祂自己面前,願我們的事工成為萬國萬民的祝福!

 

 

 

雁的丈夫當兵,常年不在家,4月份的時候去到丈夫那裡探親,回來後過了不久她發現自己又懷孕了,按照政策,他們只可以生一胎,二胎是不被允許的,並且丈夫還可能為此丟掉工作,所以雁告訴自己的姑姑,她要去墮胎了。姑姑是個基督徒,恰好又知道我們的事工,就聯系了我們的同工,聽到這樣的情況同工急忙前來勸阻,給雁看了一些資料,也把墮胎的危害及墮胎就是殺人告訴了她,(雖然雁承認信主,但生命中沒有經歷過神)雁當時哭著接受了我們的服侍,但內心中仍然在猶豫,掙扎。

 

 

過了大概兩個月,雁的婆婆告訴雁,如果不去墮胎她什麼都不負責,也不會幫助她帶孩子,婆婆拜偶像嚴重,丈夫那邊也猶豫到底要不要這個孩子。在各樣的壓力下,雁無奈又想要去墮胎,那時她已經懷孕三個月了。同工得知後,再次去到她的家中勸說,並且帶著她在神面前宣告:「無論如何都要保護這個孩子。」就這樣,又渡過了一個難關。

 

 

就在雁懷孕五個月的時候去醫院作檢查,醫生告訴她腹中的胎兒有極高的可能性患有腦癱,這讓雁再一次陷入了掙扎中。無助的她再一次撥通了同工的電話,接到電話後同工們同心合意跪在神的面前禱告,神當時就將出人意外的平安賜下。同工們安慰她, 勸她要不再過十天換家醫院查查,然而,雁卻喜樂地告訴大家,她決定不再去檢查了,因為她在禱告中得到了從神來的平安,她相信她所懷的是一個健康的寶寶。感謝神,在軟弱中雁已經開始慢慢地尋求神,開始向神禱告。

 

這個月的探訪,同工送了雁一部聖經播放器,而寶寶還有兩個月就要降生了。雁摸著腹中的寶寶,臉上滿了喜樂和盼望的笑容,她對同工說:「感謝這份事工藉著你們每個月來到我們家探訪和關懷,讓我借此也開始學會向神禱告。謝謝事工每月給我們100元的愛心奉獻,總覺得虧欠神。如果生下來的是女孩,希望接下來就不要再給我們錢了,我願意把剩餘的奉獻給女嬰援助,去幫助其他需要的人。」

 

 

感謝神,我們看到雁在這段經歷中不但充滿信心的回到了神的面前,而且還有著一顆感恩的心。並且丈夫也同意了生下這個寶寶。我們知道這都是上帝親自的帶領,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一切的榮耀,頌讚歸給在天上的父神!

 

 

2015年1月 近況更新

 

 

感謝神的保守,在1月10號迎來了這個寶貴的小生命。是個非常健康漂亮的小公主,雁和丈夫都非常喜愛這個寶貝,相信這是神的拯救親自臨到了這孩子和媽媽以及整個家庭,神的救恩真是奇妙。經歷了這麼多的驚心動魄,當孩子順產生出的那一刻,我們激動的跳了起來,讚美神的大能!

 

「在至高之處,榮耀歸於神!在地上,平安臨到他所喜悅的人!」(路加福音2:14)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於2010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彰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 」

Image insert: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daijiyuan.eu]

 

去年11月,中國政府對於實施三十多年的一胎化政策有所鬆綁。調整後的新政《單獨二孩》即夫妻雙方其中一人為獨生子女,第一胎非多胞胎,即可生二胎。及至目前,雖仍有許多省份未實施新政,但其政策會陸續地在全國各地落實。中國最大的兩個城市:北京、上海,在近日也開始正式施行了此項政策。

 

 

對於符合條件的夫妻來說,能合法生育二孩似乎是件再好不過的消息了,但事實上,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對此調整感到欣喜,造成此現象的原因眾多。

 

 

有輿論認為,一胎化政策之所以鬆綁是因為該政策本身並不能完全地解決中國的人口問題。1980 年,中國政府為促進經濟發展而實施一胎化政策,目的在減緩快速的人口發展,...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

 

[圖片來源:bellallianceglobal.com]

 

2013年12月。中國出現了一場革命性的法庭聽證會。曹菊(化名)是一位剛大學本科畢業不久的年輕女生,向法院提出訴訟,因她受到巨人環球科技公司(簡稱巨人學校)在求職時的性別歧視待遇。2012年年中,剛畢業的曹菊在網路上看到巨人學校在招聘行政助理,覺得自己各方面都符合要求,於是投遞了求職信息,但是卻因該職位「只招男性」之原因而遭拒絕。儘管曹菊等了一年多法院才受理此案,但是她最終得到了巨人學校的正式道歉,並收到了三萬元的「關愛女性平等就業專項基金」。

 

 

 

2011年,一項由國務院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提供的研究報告中指出,中國有超過61%的女性,曾舉報自己在求職過程中受到性別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