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苦難中遇見神

雁姐妹的見證

同工寫於2014年11月

 

 

雁是2014年6月份注冊的孕婦,有一個五歲的兒子,現在懷有七個月身孕。雖然經歷了有很大的逼迫和爭戰,但靠著上帝的保守和憐憫,她堅定了信心要留下腹中這個可愛的生命,同時她也從一個沒有經歷過神的人,轉變成一個樂意向神禱告、樂意親近神的人,我們的神總是藉著不同的方式、不同的人,將屬祂的人帶到祂自己面前,願我們的事工成為萬國萬民的祝福!

 

 

 

雁的丈夫當兵,常年不在家,4月份的時候去到丈夫那裡探親,回來後過了不久她發現自己又懷孕了,按照政策,他們只可以生一胎,二胎是不被允許的,並且丈夫還可能為此丟掉工作,所以雁告訴自己的姑姑,她要去墮胎了。姑姑是個基督徒,恰好又知道我們的事工,就聯系了我們的同工,聽到這樣的情況同工急忙前來勸阻,給雁看了一些資料,也把墮胎的危害及墮胎就是殺人告訴了她,(雖然雁承認信主,但生命中沒有經歷過神)雁當時哭著接受了我們的服侍,但內心中仍然在猶豫,掙扎。

 

 

過了大概兩個月,雁的婆婆告訴雁,如果不去墮胎她什麼都不負責,也不會幫助她帶孩子,婆婆拜偶像嚴重,丈夫那邊也猶豫到底要不要這個孩子。在各樣的壓力下,雁無奈又想要去墮胎,那時她已經懷孕三個月了。同工得知後,再次去到她的家中勸說,並且帶著她在神面前宣告:「無論如何都要保護這個孩子。」就這樣,又渡過了一個難關。

 

 

就在雁懷孕五個月的時候去醫院作檢查,醫生告訴她腹中的胎兒有極高的可能性患有腦癱,這讓雁再一次陷入了掙扎中。無助的她再一次撥通了同工的電話,接到電話後同工們同心合意跪在神的面前禱告,神當時就將出人意外的平安賜下。同工們安慰她, 勸她要不再過十天換家醫院查查,然而,雁卻喜樂地告訴大家,她決定不再去檢查了,因為她在禱告中得到了從神來的平安,她相信她所懷的是一個健康的寶寶。感謝神,在軟弱中雁已經開始慢慢地尋求神,開始向神禱告。

 

這個月的探訪,同工送了雁一部聖經播放器,而寶寶還有兩個月就要降生了。雁摸著腹中的寶寶,臉上滿了喜樂和盼望的笑容,她對同工說:「感謝這份事工藉著你們每個月來到我們家探訪和關懷,讓我借此也開始學會向神禱告。謝謝事工每月給我們100元的愛心奉獻,總覺得虧欠神。如果生下來的是女孩,希望接下來就不要再給我們錢了,我願意把剩餘的奉獻給女嬰援助,去幫助其他需要的人。」

 

 

感謝神,我們看到雁在這段經歷中不但充滿信心的回到了神的面前,而且還有著一顆感恩的心。並且丈夫也同意了生下這個寶寶。我們知道這都是上帝親自的帶領,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一切的榮耀,頌讚歸給在天上的父神!

 

 

2015年1月 近況更新

 

 

感謝神的保守,在1月10號迎來了這個寶貴的小生命。是個非常健康漂亮的小公主,雁和丈夫都非常喜愛這個寶貝,相信這是神的拯救親自臨到了這孩子和媽媽以及整個家庭,神的救恩真是奇妙。經歷了這麼多的驚心動魄,當孩子順產生出的那一刻,我們激動的跳了起來,讚美神的大能!

 

「在至高之處,榮耀歸於神!在地上,平安臨到他所喜悅的人!」(路加福音2:14)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於2010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彰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 」

Image insert: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 Xinhuanet.com

 

 

中國江蘇省 – 江蘇省柸州的劉向明夫婦犯了法,但執法單位卻不知該如何懲處,而陷入兩難的局面。劉姓夫婦究竟犯了何法呢?答案是他們在這實施一胎化政策的國家裡,生了十個孩子。

 

 

一般來說,這對夫婦需繳交劉向明收入數倍的超生罰款,但是,劉家人的家境非常貧困,根本無力繳交罰款,這樣一來,以罰款來懲罰超生就無意義可言。而現在,...

[圖片來源:pewresearch.org]

 

 

中國政府近來對基督信仰的打壓,使得中國國內的信徒籠罩在一股恐懼的氛圍之下。河南省南樂縣基督教會的張少傑牧師,被當地法院以「聚群擾亂社會秩序罪」及「詐騙罪」判處12年徒刑,教會會眾正見證著大家的信心是如何在逼迫中歷經試煉。

 

 

 

去年11月,張牧師與其教會逾20名會友遭警方拘押,其主因很可能是當局不滿張牧師教會常為違背人權之事挺身而出。在眾多違權之事中,張牧師更是公開表達他反對南樂縣多間教會遭當局強制拆毀的立場。

 

 

 

近數月來,在...

两个花季少女,王佳琳叶梦圆,带着她们的微笑去了天堂。

 

噩耗传来,失去独生爱女的叶的父亲将自己锁在房间里,这位壮汉横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王的父亲双手撕扯着头发,痛不欲生。。。。。。多少眼泪能换回她们鲜活的生命呢?多少悲伤可以换回她们在时的快乐呢?这一切,随着孩子的逝去,不再回来。

 

在一胎化政策实行的三十几年后,应运而生的副作用——失独父母,逐渐浮出水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