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勇敢的中國母親們致敬!

 

[圖片來源: elsoar.com]

 

 

在美國過母親節,常以鮮花、巧克力、美食、卡片來對媽媽表達謝意。節日到來的前幾週,就到處可見宣傳的廣告,來提醒丈夫及孩子要在這日子,對自己的太太、媽媽說聲謝謝,送上個小禮物,對終日辛勞的母親表示敬意。

 

 

 

但假若妳的母親節禮物是強制墮胎呢?在母親節收到的不是卡片,而是政府機關寄來的通知,說妳的孩子因屬超生而無法上學?如果妳成為母親的程序與「正規」不符,因此這身分為妳帶來的只有羞辱與責難,妳又該如何自處?

 

 

 

對許多身處中國的母親來說,這就是她們所面對的現實生活。在那裡,當母親真的很不容易。貧窮、家暴、來自家庭與政府的壓力、嚴苛的計生政策、強制墮胎、強制節育等等,都是中國婦女日復一日需要面對的挑戰。母親,是世上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但是在中國的媽媽們,卻很少得到她們應有感謝與讚美。當公眾提到某某母親時,往往是因為她做了什麼不太好的事,可能是生了太多孩子,生錯了寶寶的性別,或著在錯誤的國家生下她的寶寶。

 

 

 

今年的母親節剛過不久,女童之聲想要借此機會向辛苦勇敢的媽媽們表達最誠摯的敬意。中國的媽媽們面對著許多不同難處,但有許多媽媽們也將這些困難一一克服,本文中將闡述她們生命的故事。

 

 

 

貧窮,是許多中國母親所面臨最主要的問題。沒有穩定收入,沒有固定住處,也沒有足夠的食物及衣服,在這樣的環境下還需養育自己的孩子,其身心所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是一位母親,也是一位祖母,就是生活在極度貧窮的光景下,但她卻有異於常人的勇氣與毅力。平的環境不及中國政府所定的最低生活水平標準,家裡的屋頂在漏水,家中幾乎沒有傢俱,牆上貼的壁紙是隨手捻來的報紙。即使平生活的環境如此之差,政府仍是不願給予任何津貼,甚至還要征收平家中的土地。這一切的起因在於平她不願否認耶穌基督,並定意要來跟隨祂。現在,平與兒子、媳婦和孫女同住,儘管環境如何艱苦,她還是對於自己的家庭、信仰完全忠心。平的盼望深深地紮根在基督裡,就如她搖搖欲墜的家中門廊上那幾個黑體大字:「信靠主,祂是平安與喜樂的源頭!」

 

 

 

另一位在貧困中求生存的勇敢母親是魏太太。魏太太管理一間公共廁所的衛生,還要照顧一名男嬰。她就住在公廁門口,環境極度惡劣,令人難以想像,而靠勞力所賺的工資也十分微薄。我們的同工知道了魏太太的處境後,便讓她加入我們的援助計劃,以多少減輕她生活上的負擔。而從那時開始,魏太太便介紹了多位也同樣需要幫助的婦女來加入我們的計劃。儘管魏太太自己的生活很是艱苦,但她有一顆寬大溫暖的心,不僅常與其他母親切磋如何來更好地照顧自己的家庭,也盡力地幫助與她有相似遭遇的婦女同胞。

 

 

 

單親媽媽,是中國現在常見的另一難題。單身媽媽們不只是沒有另一半來幫忙分擔照顧孩子的責任,同時還要忍受來自社會的排擠與羞辱。在非婚關係中出生的孩子,會被計生單位處以巨額罰款,而且還往往上不了戶口。沒有戶口的孩子無法上學,沒有醫療保險,也無法自由進出自己的國家。在經濟上、生活上的「處罰」之外,單親媽媽最難面對的恐怕就是來自親友的強大壓力,非婚生子在中國被視為極為羞恥之事,所以大家都會極力勸說未婚懷孕的準媽媽們將孩子拿掉。

 

 

 

小潘,是一位排除眾議,勇敢生下非婚子的未婚媽媽。無論她的父母、好友是如何說服她將孩子拿掉,她還是堅持留住這孩子。小潘懷孕六個月時,男友拋下了她,騙走她的錢就離開了,但小潘想生下這孩子的想法並沒有動搖。幾個月後,小潘生下了一位男嬰,她對寶寶說:「無論未來的日子有多艱難,就算媽媽要去撿垃圾,都會把你扶養成人!」在當時,小潘動人的故事甚至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

 

 

 

在中國,作一位單親媽媽絕非易事,但在那塊土地上的家暴猖獗,生活在暴力環境下的已婚婦女們,也非常辛苦。有研究顯示,兩成五的中國已婚婦女曾經歷過家庭暴力,而實際上這數字單指出了有通報的案件,大部份受虐婦女周遭的親友都會勸她們將其隱瞞,不要到處張揚家中的醜事。

 

 

 

但是,有一位受虐的媽媽願意勇敢地站出來,拒絕繼續忍受丈夫的惡行。美國籍的李金嫁給中國籍的李陽後,多次受到丈夫暴力相向,相較起許多中國受虐婦女的沈默以對,李金選擇將所經歷的一切公諸於世,其主因之一是為了保護她的兩個女兒。正因李金站出來反對丈夫的家暴行為,她的案例得到了國際的關注,也同時為其他有相似遭遇的婦女們開了先例,讓她們也能有勇氣為自己發聲。

 

 

 

李金是身處中國的美國人,接下來我們舉的例子則是移居美國的中國人。,現與丈夫住在美國,兒子約七個月大。在佳懷孕期間,尚未得時胎兒性別之時,其父母不諱言地表示希望她腹中所懷的是男孩,亦態度強硬地拒絕接受孩子的任合殘疾,所以若是檢查出胎兒有任何不健全的徵狀,佳就應把孩子拿掉。為此,佳承受了極大壓力,處境非常兩難,一邊是她從小被家庭文化灌輸的觀念,另一邊則是來自神的價值觀。最後,佳選擇堅定地站在真理的那方,即使很有可能會激怒她的家人。佳的故事讓我們看見中國婦女所面對的另一難處:若是所懷之胎是女孩、超生或者不健全,她們就要面對來自親友、政府的壓力,被迫墮胎亦或遺棄自己的孩子。即使媽媽想要留住珍愛的骨肉,卻往往無奈地做出非自願的決定。據統計,中國每年至少有1,300萬起墮胎案例。

 

 

 

許多在中國婦女都有屬於自己辛苦的故事,而她們卻很少得到讚許或感謝的聲音。看著她們所經歷的一切不容易,我們也很容易陷入沮喪、失望中,但平、魏太太、小潘、李金、佳這樣的例子提醒了我們勝過黑暗勢力的可能性!

 

 

 

在中國,母親這個角色並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但是,沒有這些堅忍的母親,怎麼培育出優秀的領導者?沒有這些媽媽的犧牲,哪裡來的政府官員、律師、醫生、科學家?哪裡來那一代接著一代的生命呢?

 

 

 

今年的母親節剛過不久,就讓我們向平、魏太太、小潘、李金、佳這樣的母親獻上最深的敬意,無論她們是身處中國、美國還是世界的各個角落。這些偉大的母親為了家庭,為了信仰,將自己完全地犧牲、奉獻。當苦難來臨時,我們就回頭來看看這些勇敢的母親,並且將我們的盼望扎根在耶穌基督裡!

 

 

 

【羅馬書8:35-39】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 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 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你願意與我們攜手合作救助更多的女嬰免於墮胎、遺棄、殺害、或販賣等悲劇嗎?歡迎您參與我們的援助事工:http://www.nvtongzhisheng.org/donate

 




More Articles

[圖片說明:孤兒事工中的孩子一起製作手工卡片]

 

 

今年的七月五日,女童之聲收到了首份來自關愛孤兒項目的正式報告,整個團隊為此欣喜不已。女童之聲的孤兒事工始於2012年2月,主要在於照顧那些政府體系不接受的孤殘兒童。因為之前一直沒有足夠的人手來管理、支援,此項事工的發展一直進行地不太順利,我們甚至一度考慮暫停這方面的服事。然而,儘管過程中經歷了種種困難,靠著神的恩典,這項孤兒事工然仍得以持續成長,而現在我們終於看見了同工們勞苦的果效。我們要向中國內地服事的弟兄姊妹們表達最誠摯的感謝,謝謝他們願意以義工之姿來關愛那一個個如珍寶般的孩子。

 

 

 

這項事工目前服事了3至13歲不等的十位兒童...

自從開放二胎以來,很多家庭考慮最多的是願不願意生。

 

相信願不願意生這個問題在沒有實施計劃生育政策前的中國是沒有人想過的。那個時候一家生七八個,少則三四個都是很常見的。沒人會想願意不願意生,有了就生,生了就養。那時候的孩子也沒那麼嬌慣,孩子生出來了就群養,窮是窮,但沒有人怕窮得養不起孩子。

 

反而是現在,經過了33年生育束縛後,國人的思維改變了。

 

只生一個,全家的注意力都在這個孩子身上,一切以此孩子為中心展開,所有的錢也花在這個孩子身上。如果再生一個,要花多少錢養這個孩子呀? !能養得起嗎?生了第二個會不會影響第一個孩子的好生活? 。 。 。

 

下面是一位名叫“張寧虹”的作者寫的文章,作為母親,她很客觀地分析了生二胎的利弊:

 

首先我要說一下,寫這篇短文沒有任何目的,既不是鼓勵符合條件的人生二胎,也不是挑戰飽受壓力的人的神經勸他們放棄下一代。寫這篇小文,僅僅是為了做一種探討,既然現實對人口有了剛性需求,人口紅利需要延續,政策終於有了鬆動,很多人也確實一直盼望著能有第二個孩子,那么生不生第二個孩子也就成了擺到桌面上可以堂而皇之探討的問題。

...

 高姐妹的見證

同工寫於2014年11月

 

 

高姐妹現年38歲,丈夫已經有58歲了。全家四口人,有兩個女兒。第二個女兒叫雯麗,是我們幫助的對象,下個月就要周歲畢業了。之後高姐妹又意外懷孕,現在已經有5個月了。因此,高姐妹又成了我們關愛的對象。

 

 

高姐妹一家是當地少數民族,住在市郊的少數民族山村,生活十分艱難。由於高姐妹的丈夫年紀已58歲了,又沒有文化和仼何技術,根本找不到工作,村子的人都瞧不起他,更別說得到過別人的關心和幫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