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販運與近代奴役問題

中國新年,對中國人來說是個充滿歡樂的喜慶節日。正當大部份的人正享受著與親友歡欣團聚的時刻,卻有另一些人是在囚禁、痛苦中度過。這些無法與家人團聚的人是誰呢?正是身處中國成千上萬人口販運的受害者 。

 

 

 

什麼是人口販運呢?聯合國的定義是:『為達剝削利用之目的,涉及吸收、運送、轉移、窩藏或接收人口,並通過威脅、暴力或其他形式的強迫、誘拐、詐欺、欺騙、濫用權力、濫用地位、金錢的利益或其他好處讓一人得以掌控另一人。』這樣的定義極具技術性,又讓人有點看不懂,但簡單來說,就是泛指在任何狀況下,違反某人意願的控制並利用他/她。本質上來說,就是奴役。

 

 

 

人口販運存在於世界的各個角落,在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每年估計有2700 萬的受害者。現今的『奴役』是什麼樣子呢?讓我們來看看最近發生在中國一件駭人聽聞的案例。

 

 

 

2014 年1月 21日,李浩因違反六名女子意願而將其俘虜,依法執行死刑。據新聞報導所述,李將其六名女子關於自建的地窖之內,並強迫她們從事賣淫活動。李強行與被害人發生性關係多次,迫使其拍攝淫穢影片並放上互聯網,更令人震驚的是,李以威脅手段逼迫並誘使其中三名女子將另兩名傷害致死,有些女子被囚於地窖長達21 個月之久。最後,是由其中一位逃出來的受害者將李的惡行極地窖告知警方,才讓罪犯繩之以法。這整起案件殘忍至極,令人難以置信,但我們想問的是,為什麼李浩可以將被害人囚禁如此長的時間?

 

 

 

美國國務院採用了三級架構來評估一個國家是否致力於打擊人口販運。第一級代表的是最徹底執行反人口販運的國家,而第三級則是指相關法規最有限的國家。中國現屬第三級的國家。在過去十年間,因政府在販運議題上較少作為,中國已漸漸從第二級將為第三級的國家。作為第三級國家,中國政府並沒有完全做到販運受害者保護法規定 (Trafficking Victims Protection Act)中的最低標準,而且也並沒有朝該目標而努力。

 

 

 

今天中國人口販運的問題嚴重,政府未全力打擊並非單一原因,中國的一胎化政策也助長了該社會問題。每年至少有七萬幼童遭綁架或販運,進而賣給一些想要沒有孩子或是極想要男孩的家庭。另外,因著一胎化而帶來的男女失衡,社會上對於男性的結婚對象及娼妓的需求大大提高,這就讓性相關的人口販運更加猖獗。2013 年美國國務院的年度口販運問題報告中 (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 就指責中國極度失衡的男女比例 (118:100),提高了販運的需求,人口販子會虜獲境外的女性為給中國男子當結婚對象,以及被迫從事性交易的活動。一胎化政策漸漸地提高了社會對女性的需要,進而延生出新娘綁架、強暴、性奴役等犯罪行為。

 

 

 

在李浩被處極刑的數天後,另一件關於中國女性被性剝削的案例也接著曝光。張詩心 (Shixin Zhang 英譯) 是 綠洲水療館 (Oasis Spa) 的店主遭到逮捕,其罪名為違背數民女子意願將其拘禁,並強迫以性來服務男客人。據被害者稱,受拘禁的女子只有麵包、土豆得食,不得自由離開水療館,並被迫與男顧客進行性交易。此案件與李浩之案相當類似,不同之處在於此案發生於美國麻州的 Natick 市。在屬於打擊人口販運第一階的國家,在一個安全平凡的小鎮,距中國數千哩之遙,卻仍然有中國女性受到性剝消的苦待。此案所的發生使我們震驚,而這類案件之頻繁也讓我們既訝異又傷痛。根據美國國務院 2013 年對於全球人口販運的調查報告指出,『 只要是有人類居住的大陸,就有性相關人口販運的中國受害者。』

 

 

 

世界各地的中國母親及女孩都處在這樣的威脅之下,因為仇敵就好像吼叫的獅子,遍地尋找可吞吃的人 (彼得前書 5:8)。這個世界是黑暗的,但即使是身處於這樣的黑暗之中,還是有人願意勇敢地站出來,指出這世上不公不義之事。

 

 

 

肖美麗就是這樣勇敢的例子!肖美麗是位年輕的中國女孩,為要提高在中國大眾對性侵及性剝削的意識,自發性地開始了徒步從北京走到廣州(約兩千公里)的計劃。在旅途中,她與遇到的人講述其理念,也寫信給當地官員,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重視這個議題,此步行計劃從去年九月開始,現在仍持續進行中,及至目前為止,肖美麗的做法已經成功地引起多方注意,這讓她有機會可以指出許多不常被提及的與性侵相關問題。她認知到中國今天的性侵問題,部分原因得歸咎于性別失衡。中國的社會是男性主導,肖美麗表示:「這種不平等會帶來對弱勢那方的侵害。」隨著肖美麗步行運動的進行,有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了性侵與性剝削議題的真實性,並也意識到了一胎化帶來眾多問題之間的關聯性。 

 

 

 

魏繼中是另一位在中國反人口販運中的絕佳典範,但最近因過勞而逝世。他盡心盡力在過去的六年間拯救在中國被拐賣的兒童,一共救出了60 位兒童,並因著拯救兒童工作上的努力,獲獎無數。在魏繼中最後的日子裡,仍不顧自己身體的軟弱與種種疾病,全心全力地幫助那些被拐賣的孩子能夠找到回家的路,最後因身體不堪負荷而撒手人寰。

 

 

 

無論在中國還是世界各地,人口販運都是極其嚴重的棘手問題。造成該問題的原因很複雜,至今受害者的數量驚人,而預防的工作又是難上加難。但是,神教我們不要絕望,要繼續靠著祂的聖靈來征戰。就像是肖美麗和魏繼中一樣,我們也可以為反對那些不法之事而站出來,為那些在苦難中的人而發聲。我們有盼望,因為耶穌已經來了並宣告要使那被擄得釋放,受壓制的得自由 (路加福音4:18)。

 

 

 

這個世界滿了邪惡,但耶穌要我們振作起來,因為他已經勝了世界 (約翰福音16:33)。

 

 

 

您願意在上帝終止人口販運的事工上有份嗎?您可以藉著禱告奉獻、或是加入女童之聲的團隊來參與這份極具意義的事工,就讓我們一同來成為上帝手中的工作吧!

 

 

 

-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More Articles

 高姐妹的見證

同工寫於2014年11月

 

 

高姐妹現年38歲,丈夫已經有58歲了。全家四口人,有兩個女兒。第二個女兒叫雯麗,是我們幫助的對象,下個月就要周歲畢業了。之後高姐妹又意外懷孕,現在已經有5個月了。因此,高姐妹又成了我們關愛的對象。

 

 

高姐妹一家是當地少數民族,住在市郊的少數民族山村,生活十分艱難。由於高姐妹的丈夫年紀已58歲了,又沒有文化和仼何技術,根本找不到工作,村子的人都瞧不起他,更別說得到過別人的關心和幫助了。

...

自從開放二胎以來,很多家庭考慮最多的是願不願意生。

 

相信願不願意生這個問題在沒有實施計劃生育政策前的中國是沒有人想過的。那個時候一家生七八個,少則三四個都是很常見的。沒人會想願意不願意生,有了就生,生了就養。那時候的孩子也沒那麼嬌慣,孩子生出來了就群養,窮是窮,但沒有人怕窮得養不起孩子。

 

反而是現在,經過了33年生育束縛後,國人的思維改變了。

 

只生一個,全家的注意力都在這個孩子身上,一切以此孩子為中心展開,所有的錢也花在這個孩子身上。如果再生一個,要花多少錢養這個孩子呀? !能養得起嗎?生了第二個會不會影響第一個孩子的好生活? 。 。 。

 

下面是一位名叫“張寧虹”的作者寫的文章,作為母親,她很客觀地分析了生二胎的利弊:

 

首先我要說一下,寫這篇短文沒有任何目的,既不是鼓勵符合條件的人生二胎,也不是挑戰飽受壓力的人的神經勸他們放棄下一代。寫這篇小文,僅僅是為了做一種探討,既然現實對人口有了剛性需求,人口紅利需要延續,政策終於有了鬆動,很多人也確實一直盼望著能有第二個孩子,那么生不生第二個孩子也就成了擺到桌面上可以堂而皇之探討的問題。

...

中國新年,對中國人來說是個充滿歡樂的喜慶節日。正當大部份的人正享受著與親友歡欣團聚的時刻,卻有另一些人是在囚禁、痛苦中度過。這些無法與家人團聚的人是誰呢?正是身處中國成千上萬人口販運的受害者 。

 

 

 

什麼是人口販運呢?聯合國的定義是:『為達剝削利用之目的,涉及吸收、運送、轉移、窩藏或接收人口,並通過威脅、暴力或其他形式的強迫、誘拐、詐欺、欺騙、濫用權力、濫用地位、金錢的利益或其他好處讓一人得以掌控另一人。』這樣的定義極具技術性,又讓人有點看不懂,但簡單來說,就是泛指在任何狀況下,違反某人意願的控制並利用他/她。本質上來說,就是奴役。

 

 

 

人口販運存在於世界的各個角落,在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每年估計有2700 萬的受害者。現今的『奴役』是什麼樣子呢?讓我們來看看最近發生在中國一件駭人聽聞的案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