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職場仍存在性別歧視?

 

[圖片來源:bellallianceglobal.com]

 

2013年12月。中國出現了一場革命性的法庭聽證會。曹菊(化名)是一位剛大學本科畢業不久的年輕女生,向法院提出訴訟,因她受到巨人環球科技公司(簡稱巨人學校)在求職時的性別歧視待遇。2012年年中,剛畢業的曹菊在網路上看到巨人學校在招聘行政助理,覺得自己各方面都符合要求,於是投遞了求職信息,但是卻因該職位「只招男性」之原因而遭拒絕。儘管曹菊等了一年多法院才受理此案,但是她最終得到了巨人學校的正式道歉,並收到了三萬元的「關愛女性平等就業專項基金」。

 

 

 

2011年,一項由國務院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提供的研究報告中指出,中國有超過61%的女性,曾舉報自己在求職過程中受到性別歧視;曹菊的案例,卻是在中國第一起被正式立案的案件。

 

 

 

對中國的女性而言,職場存在的性別歧視並非新興問題。中國女性長期面對各樣的男女不平等,而薪水不均、不合理對待、求職時的性別歧視只是其中的一部份而已。

 

 

 

均富國際會計師事務所一項2014年的報告中提及中國男女不平等的情況正漸漸好轉。研究中指出,中國擁有的女性高階主管的數量是占全世界的前10%,中國女性占全國董事職位的21%,高於世界平均的17%,此外,中國有63%的首席財務長為女性。所以,究竟是為什麼還會有像曹菊之類的歧視案件呢?

 

 

 

雖然從外面看來,中國在歡迎女性進入職場一事上,處於引領世界的地位,但是性別歧視、男女不平等卻依舊存在 - 只是比較不明顯而已。人類學家文華表示:「歧視已從檯面上轉到檯面下,但是存在的事實仍不改變。」「而情況有可能會因此更加惡化,因為隱性的偏見及對女性的歧視會更難避免,或更難加以懲處。」

 

 

 

在中國,也許有很多女性坐到了管理階級,但是她們還是很有可能會受到性別歧視以及性騷擾。北京紅楓婦女心裡咨詢服務中心在2013年進行了一項調查,訪問了1,500 位婦女,並發現其中超過八成都曾在職場受過性騷擾。

 

 

 

性別歧視也存在於招募員工的過程中。西雅圖時報的一篇報道中就指出,女性在求職時,往往需要提供較私人的信息,像是現階段的交友、婚姻狀況,或接下來生孩子的家庭計劃。住在長沙的夏芳就說,在求職過程中,面試主管總會問她是否是獨生女,或她接下來有沒有生第二個孩子的計劃。「我並沒有計劃要生第二胎,但是,當面試主管得知我第一胎是女兒時,他們就會認為我會想要再生一個孩子。」因為生孩子意味著會要放產假,一般公司都不太願意僱用有可能當媽媽的求職者。

 

 

 

公司招募女員工時開出的條件,也反映了職場上的性別不平等以及性別歧視的狀況。2012年,一項專門研究招募廣告的報告中就提及,廣告中對於男性求職者的要求,多著重於年紀及工作經驗;招募女性求職者,卻大多偏好年輕、高挑、外表較佳的。

 

 

 

文華表示,有些工作對於女性會有身高、體重的標準,以及其他外形方面的要求。在著作《投資美麗:中國整形美容之社會學觀察》一書中,文華提及甚至是中國政府機構,也對招募的女性有外形上的要求。「中國政府會想僱用最高或是最好看的員工,好對外有良好的形象。」「就是這種『外形越好,工作就越好』的思維,讓越來越多在中國的大學生,選擇花大把的鈔票在整形手術上。」文華認為,儘管這類的性別歧視文化有稍微好轉,但是,無庸置疑的是在職場上,男女仍有差別待遇。

 

 

 

另外,在國際婦女節「以錯誤的角度來歌頌女性」,也是一種男女不平等的表徵。在該節日前,有多個廣告鼓勵男性在婦女節時贈送化妝品、花、廚房用品給身邊女性,其包跨員工及同事。這類不著痕跡的刻板印象,也是文華所提到的「隱性歧視」。該亦說到:「這樣的送禮方式無非是再次提醒中國婦女,在職場上,男女之間還是存在難以逾越的鴻溝。」

 

 

 

另一個職業婦女需面對的挑戰是家庭與事業間的選擇。資深人力資源顧問 Nicole Zhang 就表示:「許多很有能力的女性,因為決定了要在自己最精華的時間在事業上有所作為,而必須在35歲錢將婚姻與懷孕等計劃擱置一旁。」根據中國日新聞,「一位劉性具專業技能的職業婦女,就是因為其上司認為她有生第二胎的計劃,而把陞遷機會轉給了一位年輕的男同事。」

 

 

 

在中國的工作環境下,婦女若想兼顧工作與育兒,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這就是為什麼有許多工作會明文規定女性,在職期間不得懷孕。據中國日新聞所稱,在中國,只有三成左右的企業提供有孩子的婦女彈性工作時間,而全球卻有63%的企業提供該項福利。中國婦女網也同樣指出了,中國職業婦女無法事業、家庭兩得的困境:

 

「在結婚與孕育生命這兩事上,女人不僅僅是在經營自己的家庭,也同時是在培養及建造整個社會的勞動力,並讓社會得以永續地穩定發展。然而,在以利益為導向的勞動市場,婚、育便成了僱主在招募員工時,對女性常用的歧視性藉口,進而造成許多女性失去了工作機會。」

 

 

 

根據均富全球研究經理 Domonic King所言,「為社會全體爭取機會」的概念深植於中國人的心中,進而有助於推動性別平等。然而,西雅圖時報則持不同觀點:「中國憲法明文記載,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並在各階層的法律,都有禁止職場性別歧視的相關法案。但在實際操作時,公司行號常藐視法律的規定,執法單位的監管也不甚嚴謹,直至目前,法院大都不願受理與職場性別歧視有關的案件。」

 

 

 

所以,在中國,職場兩性平等一事上會有所好轉嗎?很不幸,若職業婦女欲享有合理公平的工作環境,整體社會還有許多進步空間。儘管對女性微妙的性別歧視成見依舊盛行,但女性專業人士在中國的未來發展仍充滿希望。一來,有越來越多女性擔任公司內高階主管的職位;另一方面,也有越來越多的企業願意來推動並倡導女性的工作平權,曹菊欲開創的公司便是其中一例。近日,中國美妝領先品牌珀萊雅,與聯合國促進兩性平權和女性權利單位,共同合作推動婦女就業平等與兩性平權等事項。隨著年日,中國也漸漸出現越來越多像這樣的項目來推廣男女性別平等。

 

 

 

我們向神祈求,深願推廣兩性平權的活動不僅增長,並日漸成功。我們感謝讚美神,為著曹菊這般勇敢的女生,亦為著珀萊雅這樣願意為女權站出來的公司,來一同讚揚女性的角色既是妻子與母親,也是出色的員工。我們相信,因著神的恩典,中國的職業婦女將繼續大步地勇往直前。

 

 

-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Articles

     
   1961年後,中國從一場可怕的饑饉中掙扎出來,隨即迎來了一個生育的高峰。從1953年到1957年,人口自然增長率為22‰,1962年上升為27.14‰,1963年更高達33.5‰。 1971年,由周恩來親自佈置,國務院批轉了衛生部、商業部、燃化部《關於做好計劃生育工作的報告》,指出在第四個五年計劃期間,一般城市人口增長率要降到千分之十以下,農村要降到千分之十五以下。這是我國歷史上第一次由政府提出要製定人口規劃。 1973年12月,全國第一次計劃生育匯報會上,提出計劃生育要實行“晚、稀、少”。 “晚”是指男25周歲、女23周歲才結婚;“稀”指兩胎要間隔4年左右;“少”是指只生兩個孩子。此後在各地的宣傳中出現了“一個不少、兩個正好、三個多了”的口號,但發覺這樣力度仍不夠大,於是又講“最好一個,最多兩個”。但一般是把兩​​個作為目標。
     
   1980年9月, 《中共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發表, 由此定下了中國人口政策的基調:“一胎化”,其實質是“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1980年9月召開的五屆人大第三次會議上確立了20世紀末將中國人口控制在12億以內的奮鬥目標。...

上週在俄羅斯的索契 (Sochi, Russia), 聚集了成千上萬的人潮觀賞2014 冬季奧運的開幕式。整個儀式表演精彩壯觀,令人印象深刻,魂縈夢牽。大規模的舞台效果以及高規格的科技使用,讓人不禁想起 2008 年北京夏季奧運的開幕式。大多數人仍記得北京奧運驚艷全場的開幕表演,有些人甚至還記得這絕倫效果背後的總推手 –天賦異稟的藝術家,張藝謀導演,但也許有些人還不知道的,這位導演因違反了中國的一胎化政策,被記生單位罰款748 萬人民幣 (約120萬美金)。

 

 

身為著名的中國電影導演,張藝謀因策劃2008 年北京奧運的開幕式而更加聲名大噪。張藝謀有多部知名電影作品,如:十面埋伏,而現在則因違反了一胎化政策,需付巨額罰款,再次成為公眾注目的焦點。 根據報導所述,張藝謀的罪狀為生養了三名子女並將其藏匿。這三名子女都是在張藝謀與現任妻子正式註冊前所生。計生單位在去年十一月時開始審理張藝謀超生一事,因此這位導演便無法將妻兒繼續藏匿。一胎化的超生罰款是按違規者收入比例而定,...

 高姐妹的見證

同工寫於2014年11月

 

 

高姐妹現年38歲,丈夫已經有58歲了。全家四口人,有兩個女兒。第二個女兒叫雯麗,是我們幫助的對象,下個月就要周歲畢業了。之後高姐妹又意外懷孕,現在已經有5個月了。因此,高姐妹又成了我們關愛的對象。

 

 

高姐妹一家是當地少數民族,住在市郊的少數民族山村,生活十分艱難。由於高姐妹的丈夫年紀已58歲了,又沒有文化和仼何技術,根本找不到工作,村子的人都瞧不起他,更別說得到過別人的關心和幫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