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教會近來面臨嚴重打壓

[圖片來源:pewresearch.org]

 

 

中國政府近來對基督信仰的打壓,使得中國國內的信徒籠罩在一股恐懼的氛圍之下。河南省南樂縣基督教會的張少傑牧師,被當地法院以「聚群擾亂社會秩序罪」及「詐騙罪」判處12年徒刑,教會會眾正見證著大家的信心是如何在逼迫中歷經試煉。

 

 

 

去年11月,張牧師與其教會逾20名會友遭警方拘押,其主因很可能是當局不滿張牧師教會常為違背人權之事挺身而出。在眾多違權之事中,張牧師更是公開表達他反對南樂縣多間教會遭當局強制拆毀的立場。

 

 

 

近數月來,在浙江省多處的教會被迫對其建築做出修改(特別是在有中國耶路撒冷之稱的溫州),當局要求某些教會將十字架拆除,而有些教會建築是被整個拆毀。儘管有許許多多基督徒挺身向政府請願,希望當局停止這樣的行動,仍有超過360間教會受到波及,且此數字仍在不停增加中。

 

 

 

浙江省溫州的三江教堂耗資約3000萬人民幣,在動工之前有得到當地政府的審批,卻依然面臨拆毀的命運。雖當局表示該建築面積超過規定,但教會遭到打壓的確是不爭的事實。

 

 

 

在中國,政府批准的教會隸屬于三自愛國運動之下,他們是唯一官方認可的基督教新教教會。三自愛國教會(或稱三自教會)的基本原則是自治、自養、自傳,其目的在於不受境外教會的影響,並且保證這些三自教會會效忠于國家與國家的政策走向。

 

 

 

有批評指出,三自愛國運動是讓中國政府有機來組織並控制其境內的基督信仰。隸屬國家管理的合法教會需要遵守特定規範,而這些規範迫使基督徒把社會主義的位子放得高過于基督信仰。因此,就有人認為三自教會已淪為中共政權下的政治工具。

 

 

 

三自教會是共產黨政權允許公開敬拜神的「合法」教會,怎麼還會面臨拆毀的命運呢?這一系列事件的發生的確出乎許多人意料之外。就像此次遭拆毀的三江教會,他們之前從來沒有碰過類似的威脅。既然如此,我們便可以推測,就政府的行動看來,有些官員已漸漸難以包容基督信仰,即使面對的是政府核准的教會。

 

 

 

近來「官方」教會所遭遇的逼迫與難處也反映在中國地下教會的身上。地下教會,或稱「家庭教會」並不隸屬于三自愛國運動之下,也沒有在政府的體系裡註冊立案。家庭教會長期來已經是私下聚會,最近的幾起事件,不禁讓家庭教會感受到些許不安的氛圍,接下來他們很可能會面臨更大的迫害。

 

 

 

基督徒在中國受到迫害並非新事,但中國共產黨最近對於與宗教信仰相關的活動,似乎越來越敏感。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政府取消了宗教的合法性,而有民眾就擔心,教會遭拆毀的連串事件會是自文革以來,基督徒所面臨的最大威脅。

 

 

 

BBC 的報導指出:「中國的基督徒人數已經超過共產黨員的人數,這一點讓中共領導人感到擔憂。」儘管中國當局否認他們對基督信仰的打壓,而他們在中國各地的所作所為已經說明了一切。

 

 

 

許多人都在臆測,就是因為中國的基督徒越來越多,基督徒已經不再是小眾的這個事實讓中共當局感到威脅。但是,日漸增多的基督徒團體,也同時讓原來的弟兄姐妹有更多信心去面對政府的不公對待。

 

 

 

就算中國政府繼續打壓基督信仰,用各種方式來反對宗教信仰的活動,有信心的基督徒仍然會站穩腳步並且不住禱告。神的能力高過一切,祂是能在曠野開道路,沙漠開江河的神。在平安之時,我們讚美神;在困難之時,我們仍要讚美神。只要我們將萬事帶到神的面前,神就能賜下祝福。神是光,祂自己就是我們的盼望,就是我們所眼睛所注視的不朽燈塔。 

 

 

 

「既是這樣,還有什麼說的呢?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賜給我們嗎? 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羅馬書8:31-33)

 

 

 

-文章由女童之聲 Wen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於2010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彰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 」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scmp.com]

 

中國廣東省廣州市 - 因為無法負荷短期內所接受的大量棄嬰,位於廣州的「嬰兒安全島」近日已暫停試點營運。「嬰兒安全島」的設立是為棄嬰提供一個安全的收留處,而自今年一月28日起,廣州市的棄嬰安全島已接收了棄嬰262名。根據新華網的報導,在該嬰兒安全島開始營運的頭十天,已陸續接收了33名棄嬰。

 

 

嬰兒安全島的項目始於2011年,最初設置目的是為降低棄嬰之死亡率。...

自從開放二胎以來,很多家庭考慮最多的是願不願意生。

 

相信願不願意生這個問題在沒有實施計劃生育政策前的中國是沒有人想過的。那個時候一家生七八個,少則三四個都是很常見的。沒人會想願意不願意生,有了就生,生了就養。那時候的孩子也沒那麼嬌慣,孩子生出來了就群養,窮是窮,但沒有人怕窮得養不起孩子。

 

反而是現在,經過了33年生育束縛後,國人的思維改變了。

 

只生一個,全家的注意力都在這個孩子身上,一切以此孩子為中心展開,所有的錢也花在這個孩子身上。如果再生一個,要花多少錢養這個孩子呀? !能養得起嗎?生了第二個會不會影響第一個孩子的好生活? 。 。 。

 

下面是一位名叫“張寧虹”的作者寫的文章,作為母親,她很客觀地分析了生二胎的利弊:

 

首先我要說一下,寫這篇短文沒有任何目的,既不是鼓勵符合條件的人生二胎,也不是挑戰飽受壓力的人的神經勸他們放棄下一代。寫這篇小文,僅僅是為了做一種探討,既然現實對人口有了剛性需求,人口紅利需要延續,政策終於有了鬆動,很多人也確實一直盼望著能有第二個孩子,那么生不生第二個孩子也就成了擺到桌面上可以堂而皇之探討的問題。

...

雁姐妹的見證

同工寫於2014年11月

 

 

雁是2014年6月份注冊的孕婦,有一個五歲的兒子,現在懷有七個月身孕。雖然經歷了有很大的逼迫和爭戰,但靠著上帝的保守和憐憫,她堅定了信心要留下腹中這個可愛的生命,同時她也從一個沒有經歷過神的人,轉變成一個樂意向神禱告、樂意親近神的人,我們的神總是藉著不同的方式、不同的人,將屬祂的人帶到祂自己面前,願我們的事工成為萬國萬民的祝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