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努力打擊性別選擇性墮胎

[圖片來源:lifechoice.net.au]

 

2013 年十月,衛生和計畫生育單位開始了為期一年的打擊非法行醫的專項行動。其整治對象包括無照行醫單位、未經審核的家計診所、以及提供胎兒鑑定性別服務並墮胎的診所。及至目前,已有超過5000 間非法診所遭歇業處分。據統計,在整治行動開始的前三個月,各地共接到投訴舉報 7,316 件,並以辦結其中的 6,538 件。各級衛生計生行政部門共查處可疑非法行醫案件 30,462 件,吊銷其中部分醫療機構、母嬰保健機構、計畫生育技術服務機構的執業許可證,其中另有部分案件移送相關公安機關以進行更進一步的調查。

 

 

在今年一月,衛生計生單位成功偵破了一起非法鑑定胎兒性別的犯罪集團。這間診所位於河南鄭州,僅 2013的上半年就為超過1,000 名孕婦進行了胎兒性別鑑定。 集團的人員用極其簡陋的工具來鑑定胎兒的性別,據中新社報導,至少有一名女性,因鑑定胎兒性別過程中所導致的醫療疏失而喪命。該報導指出,此犯罪集團中已有10名嫌疑人遭逮捕歸案,其中集團主嫌王二敏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並處罰金10 萬元人民幣(約 1萬6000 元美金)。衛生計生單位嚴重譴責胎兒性別鑑定之犯罪行為,對此案高度重視。單位發言人表示:「此案犯罪時間長,涉及地區廣,參與人數也眾多。犯下這樣的非法行為是非常惡劣的,會對整體社會帶來嚴重的後果與極大的威脅。」

 

 

一個月後,一名在2012 年八月遭收押的方姓女士,因無照行醫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並處罰金 2000 元人民幣。除無照行醫外,該女士還提供非法的胎兒性別鑑定服務。每次鑑定是人民幣 590 元 (約美金 97 元),而方女士遭捕時正在外一名孕婦進行超音波來鑑定胎兒性別。根據全球時報,中國法律有明文規定選擇胎兒性別的墮胎行為最高可處10 年有期徒刑。

 

 

為防止國內性別嚴重失衡,中國政府已在 2004 年正式禁止選擇胎兒性別的墮胎行為。自然生態下的男女比例應為105:100,但現今中國的男女比例卻是118:100。2012年,美國中情局所發佈的《世界概況》報告中估計中國男性人口較女性人口多 4,000 萬。2009年的一項關於中國性別比例趨勢的研究報告中亦指出,因性別選擇而被墮掉的女嬰數量,大約就相當于中國當時男性多於女性的人口數量。縱使選擇性別的墮胎行為在中國是違法的,但這次打擊非法行醫的行動中就可看出選擇性別在中國仍是相當普遍的事件。另外,亦有報告估計自1990年起,在中國因性別選擇而遭墮胎的女嬰約有1,600 萬。中國傳統文化中對男孩的偏好,是性別失衡嚴重與性別屠殺普遍之主因。

 

 

The Guardian 對此提出了進一步的見解:「中國文化中重男輕女的觀念根生蒂固。傳統而言,家族的血脈是靠著男性得以綿延,而女孩是要嫁出去的,將來要照顧的是婆家,而不是娘家。長遠來看,養兒可以防老,但女兒就是撥出去的水。」超音波的技術讓胎兒性別鑑定變得容易許多,並進而使父母有機會選擇是否要留下女寶寶,即使在寶寶出生前得知其性別一事與法有違,但要規避此法實在亦非難事。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說到:「為得到廣泛社會的接受及符合文化根源的習慣,法規的執行往往是先軟後硬。」文中亦提及:「就法律層面而言,超音波技師或是醫生也許不能口頭告訴你胎兒的性別,但就在做超音波檢查的同時,小小賄賂也許可以讓他們願意藉著微笑或皺眉、點菸或熄菸來透露些端倪。」

 

 

同樣,西安交通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所長李樹茁教授也表示:「無論法規為何,醫療人員往往還是有辦法讓父母知道寶寶的性別。」李繼續指出,工作人員可能會用搖頭或點頭的方式,或是在醫檢報告的末端,藉著標點符號的不同來告知父母,他們想要男孩之目標是否達成,亦或還需繼續努力。

 

 

一胎化政策更是加深了這樣的文化傾向。如果父母只能有一個孩子,他們較傾向于擁有能繼承他們姓氏的男孩。女孩長大後是要嫁人的,而男孩則能留在家中照顧雙親。在較偏遠的農村地區,即使不受一胎化的強治約束,能擁有一個以上的孩子,家裡還是會希望有越多男孩越好以分擔農務。

 

 

僅靠法規的制定,實在無法改變中國人根深蒂固重男輕女的觀念。The Guardian 也同意這樣的說法表示:「想要挽救中國女嬰的生命與社會地位,最終還是根本性地拋開對男性的偏好。」
選擇胎兒姓別的墮胎行為、中國的男女人口比例以及一胎化政策,都與如今中國男女地位的不平等息息相關。要改變這樣的不平等,一定要大大地翻轉中國人的思維。

 

 

改變數十億人的想法看似是比登天還難,但是,在神沒有難成的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仍有盼望,並持續不斷地為中國禱告。我們樂見中國政府已正視且陸續打擊非法墮胎團體的犯罪行為,光明終將戰勝黑暗!縱使這些墮胎犯罪只是眾多性別平等議題中的一環,但神的應許永不更改,祂是能夠改變人心的神,一如祂曾在數千年前翻轉了以色列人的心一般:

 

 

以西結書 11:19-20】我要使他們有合一的心,也要將新靈放在他們的裡面,又從他們的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他們肉心,是他們順從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他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做他們的神。

 

 

-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pewresearch.org]

 

 

中國政府近來對基督信仰的打壓,使得中國國內的信徒籠罩在一股恐懼的氛圍之下。河南省南樂縣基督教會的張少傑牧師,被當地法院以「聚群擾亂社會秩序罪」及「詐騙罪」判處12年徒刑,教會會眾正見證著大家的信心是如何在逼迫中歷經試煉。

 

 

 

去年11月,張牧師與其教會逾20名會友遭警方拘押,其主因很可能是當局不滿張牧師教會常為違背人權之事挺身而出。在眾多違權之事中,張牧師更是公開表達他反對南樂縣多間教會遭當局強制拆毀的立場。

 

 

 

近數月來,在...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

[圖片來源:bubblenews.com]

 

 

我與佳一同坐在餐桌前,佳抱著她五個月大的兒子,在這間位於波士頓城外的公寓裡,一切是多麼的平靜祥和。佳一面餵著懷裡的寶寶,一面開始講述她的故事。態度溫和,但語氣堅定地說著她希望外界知道的中國,一胎化政策,以及女性在中國的地位。

 

 


 

 

女孩之身

 

 

佳生長在上海,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儘管佳的父母全心全意地撫育她,他們從不諱言自己想要的是兒子。佳的父親對於想要兒子的期待更是明顯。

 

 

佳說道:「他們把我當個男孩在教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