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趨之若鶩的生育旅遊及代孕生子

 

[圖片來源:licdn.com]

 

一對中國夫婦正引頸期盼著他們第一個孩子的降生。就像一般的新手父母,他們十分緊張,緊緊依偎著彼此。歷經數個小時生產的苦楚,寶寶終於平安出生,安詳地躺在媽媽的懷裡。特別的是,這位新手媽媽看起來非常鎮靜,臉上沒有一滴汗水,一點都不像剛剛生產過的樣子。

 

 

 

因為,歷經懷胎與生產的「媽媽」,與這寶寶並沒有血緣關係。

 

 

 

代孕,是指將精、卵培養成胚胎,再植入代理孕母體內的過程,就是這樣的技術讓一些媽媽不需經歷整個孕期過程,也能擁有自己的親生骨肉。代理孕母與其子宮內的胚胎完全沒有血緣關係,而在這胚胎長成熟之際,再將新生的嬰孩交給這當初精、卵的所有人,也就是寶寶的血親父母。

 

 

 

這種擁有自己孩子的方式,看似奇怪又複雜,卻越來越受到中國夫婦的歡迎,這樣的趨勢是如何形成的呢?

 

 

 

這就關乎代孕過程的所在位置了。若去到本國之外的另一個國家的目的只是為了生產,並為新生的嬰兒取得當地國籍,稱之為生育旅遊(birth tourism)。這所謂的生育旅遊近年來在中國成長快速。漸漸地,也衍生出另一方向:一些中國不孕的夫婦開始尋找美國女性,來透過代孕,完成擁有自己骨肉的夢想。對於這些不孕夫婦而言,如此一來,他們不只能擁有自己的孩子,這孩子還能持有美國國籍。

 

 

 

對中國父母來說,不論是否是透過代孕的方式,在美國生孩子都有很多優點 。所有出生在美國的孩子,都屬於美國公民。有了這個身份,孩子就能免費享受美國的義務教育,而等他們長到21歲時,就可以為自己的父母辦理綠卡,這是許多父母希望孩子是美國公民的原因。

 

 

 

有些父母會因為中國嚴重的環境污染,而選擇孩子在美國成長。另一個在國外生孩子的好處,便是能規避中國的計畫生育政策。如果孩子不是中國國籍,那麼計生官員就無法針對超生的孩子向其父母進行開罰。2008 年,媽媽赴美生產的中國媽媽有 4,200 位,到 2012年,每年已有超過一萬名婦女赴美生產,且這數字還在持續增加中。塞班島,是南太平洋上的一小島,隸屬美國,2012 年,中國人就占當地產婦中的 71%。 

 

 

 

既然有意生育旅遊的夫婦如此之多,許多在美國及加拿大針對此市場的商人便看準商機,各種生育中介相繼而生。嘉美產婦顧問公司就是這樣的機構,從交通、食宿、文件辦理等相關服務都有提供,根據不同的服務項目,收費三到四萬美金不等。整個過程要價不菲,生育旅遊可說是有錢人的專利,也就是因為這樣一批肯花錢的人,便刺激了像嘉美這類的相關產業陸續成立。

 

 

 

代孕服務在美國已行之有年,但現在這類的公司開始將市場針對大量湧入的華人族群。中國現在的不孕不育率是三十年前的四倍,整體的環境是一般認為造成此狀況的主因,而帶來的影響便是有越來越多夫婦開始找解決之道,而代孕便是其中之一。許多美國產子診療和代孕手術機構紛紛為他們的新客源開設中文網站。

 

 

 

即便為孩子取得美國國籍有它的好處,但也不全是優點。中國只承認單一國籍,所以,有美國國籍的寶寶是無法在中國註冊戶口。這意味著,這些孩子無法享有其他中國公民所有的權益,如教育、健保等。對非公民而言,這方面社會福利的收費會較高,這樣一來,在生育旅遊相關的費用之外,生完孩子回中國的父母還要準備額外一筆不小的開銷。

 

 

 

另一個在國外生小孩的缺點是可能會受到中國國內反對聲音的抨擊,有些人認為此舉是不愛國的表現,有辱國格。中央電視台的知名主持人與記者柴靜,去年十月赴美生下一女,就受到輿論的強烈質疑。柴靜是中國最受歡迎的記者之一,她對愛國言論的表達慷慨而激昂,令人印象深刻。正因柴靜總是在媒體上鼓吹愛國思想,許多民眾就感覺她赴美生女一事有失國家顏面。儘管有些人同情柴靜的處境,聲援其選擇,但生氣不滿的人仍占多數。有民眾在微博上表示:「如果柴靜只是一般人,我不會那麼反感。她長期以來為自己塑造了愛中國、關心中國的形象,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好好當個中國人啊!」

 

 

 

幾天前,亦有報導指出另一央視的女主播董傾,近來於南加州大學進修,因此暫別螢光幕。之後,電視台工作人員坦誠董傾赴美的主因其實是為生子。一央視播報員便稱董傾所請的乃是「產假」,此言一出,再次造成大眾一片譁然。

 

 

大部分走上生育旅遊一途的家長,都是為了給後代更好的未來,用選擇出生地的方法來達到其目的,這也可以理解,但是底線應該在哪呢?如果是選擇「誰」來生這個孩子,是否就有些過了呢?

 

 

 

生育旅遊的進一步便是代孕之路。不孕夫婦為了想要自己的孩子,就扮演了上帝的角色,將受精胚胎植入另一位女性的子宮裡。一如詩人大衛如何贊歎神的工作:「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詩篇139:13)假若生命是神所創造,那我們是否可以藉由其他管道來造出生命呢?這樣的行為是否是神所喜悅的呢?

 

 

 

這實在是讓人難以抉擇。 對於那些原本無法生育的夫婦而言,代孕的成功能為他們帶來莫大喜悅,但這一切都是人的作為。在聖經舊約中,神應許要給亞伯拉罕和莎拉一個兒子,但因為莎拉失去了耐心,便自作主張讓自己的丈夫與婢女夏甲同房,並生下了兒子。這個孩子的出生為整個家帶來極大紛爭,而夏甲與孩子之後也被迫逐出家門。如果莎拉一開始就選擇信靠神,也許就能避免後來發生的種種傷害。

 

 

 

關鍵在於是否對神的信心及倚靠!即使我們有時會像莎拉一樣,失去了耐心,不想再繼續等候,但是神仍清楚知道我們所在的光景,祂在我們身上有祂的計劃,神才是掌管萬有的那位。要實際活出這樣的信心的確不易,但那卻是行於真理的惟一道路。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bubblenews.com]

 

 

我與佳一同坐在餐桌前,佳抱著她五個月大的兒子,在這間位於波士頓城外的公寓裡,一切是多麼的平靜祥和。佳一面餵著懷裡的寶寶,一面開始講述她的故事。態度溫和,但語氣堅定地說著她希望外界知道的中國,一胎化政策,以及女性在中國的地位。

 

 


 

 

女孩之身

 

 

佳生長在上海,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儘管佳的父母全心全意地撫育她,他們從不諱言自己想要的是兒子。佳的父親對於想要兒子的期待更是明顯。

 

 

佳說道:「他們把我當個男孩在教養。...

 高姐妹的見證

同工寫於2014年11月

 

 

高姐妹現年38歲,丈夫已經有58歲了。全家四口人,有兩個女兒。第二個女兒叫雯麗,是我們幫助的對象,下個月就要周歲畢業了。之後高姐妹又意外懷孕,現在已經有5個月了。因此,高姐妹又成了我們關愛的對象。

 

 

高姐妹一家是當地少數民族,住在市郊的少數民族山村,生活十分艱難。由於高姐妹的丈夫年紀已58歲了,又沒有文化和仼何技術,根本找不到工作,村子的人都瞧不起他,更別說得到過別人的關心和幫助了。

...

[圖片說明:孤兒事工中的孩子一起製作手工卡片]

 

 

今年的七月五日,女童之聲收到了首份來自關愛孤兒項目的正式報告,整個團隊為此欣喜不已。女童之聲的孤兒事工始於2012年2月,主要在於照顧那些政府體系不接受的孤殘兒童。因為之前一直沒有足夠的人手來管理、支援,此項事工的發展一直進行地不太順利,我們甚至一度考慮暫停這方面的服事。然而,儘管過程中經歷了種種困難,靠著神的恩典,這項孤兒事工然仍得以持續成長,而現在我們終於看見了同工們勞苦的果效。我們要向中國內地服事的弟兄姊妹們表達最誠摯的感謝,謝謝他們願意以義工之姿來關愛那一個個如珍寶般的孩子。

 

 

 

這項事工目前服事了3至13歲不等的十位兒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