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化政策的調整與未來

 

[圖片來源: harvardpolitics.com]

 

中國江蘇省-3月29日,江蘇省正式施行單獨二孩政策。若戶籍在江蘇省的家庭,若父母其中一方是獨生子女,依法就能生育兩個孩子。二孩之間生育無間隔規定,但女方需滿24週歲。

 

 

 

自2013年11月起,中國各省陸陸續續開始施行單獨二孩政策,但此政策尚未普及至全國,每個省份都會制定個別的細節條例。繼四川、上海、浙江、廣東、天津,江蘇是近來開始正式實施此政策的行政單位之一。

 

 

 

在全國34個省份中,已有11個省份正式實施單獨二孩政策,各個省份額外的規定有些許不同。舉例來說,在江蘇,女方在生第二孩時需滿24週歲,而在重慶與北京,若是女方未滿28 歲,則一孩與二孩之間必須間隔至少四歲。

 

 

 

另一個不同之處在於各省份受惠的家庭數量。 在廣州,少於15萬的家庭能申請二孩,而在四川,卻有128萬的家庭符合當地的申請條件。這意味著,放寬後的新政策在不同省會帶來不一樣的效應。

 

 

 

儘管在全國有數百萬的家庭符合生二孩的條件,但也不是所有符合條件的家庭都有生二孩的意願。在四川省和廣東省,在符合條件的家庭,七成的家庭有意願生二孩,在福建省有六成,而在江蘇省則只有四成。日漸高漲的房價、醫療費用、教育費用是父母做此決定時的主要考量。因此,實施單獨二孩政策並不能保證接下來會出現政府所期待的嬰兒潮。

 

 

 

那這新政策究竟對中國整體的人口結構有什麼影響呢?

 

 

 

同理可証,人口的增長數量也會因不同省份而不盡相同,但有些省份的計生單位官員表示,因新政策而產生的人口變化大可忽略不計。在廣東省及江蘇省,計生單位認為單獨二孩政策對當地人口結構的影響有限。福建省目前人口約3,720萬,但在接下來的兩年間,預計僅會增加5萬6千新生兒。上海,世上最大的城市,現有約2,390萬人口,而在接下來三到五年間,據官方估計也只會增加7萬5千至15萬的人口。

 

 

 

計委官員衛汪醅鵪預測,在接下來三年間,全國人口僅會增加兩百萬。雖然中國政府十分擔心人口的劇增,但人口專家卻不這麼想。上海科學院的人口專家梁中堂說到:新政策的本身並不會帶來政府預期的嬰兒潮。

 

 

 

即使單獨二孩在中國人口迅速增加上的效應不大,政府官員還是不願進一步地放寬計生政策。南開大學人口專家原新認為:「就目前狀況而言,我們不能就越過二孩政策的階段,直接取消計生限制,進而全面開放…但是,對計生的限制的確將日漸寬鬆。」原新對 Guardian 說到:「若計生政策短時間內做大幅度的改變,唯恐對全國的資源分配和經濟發展造成巨大影響。」中國政府之所以要調整原來的一胎化政策,很大部份的原因是該政策已對全國人口分佈帶來許多負面效應,如:男女人口嚴重失衡、快速老化的人口結構等。這也意味著中國的勞動力漸弱以及付稅人口減少,而這兩點將不利於整體經濟發展。

 

 

 

等到計生單位意識到並想要來解決這種種問題時,這些問題已是覆水難收了。據Yale Global 報導:「就算新政策能為中國帶來「小型嬰兒潮」,國家的整體人口還是會持續老化,勞動人口還是會漸漸減少,男女人口失衡的問題也會蔓延數代。」「另外,隨著出生率的升高,民眾對住房、教育、飲食、醫保等相關服務的需求也會增加,而要這群新生兒進入就業市場,對稅收有所貢獻,也至少需二十年的時間。」

 

 

 

儘管單獨二孩政策的實施是向前踏出了積極正面的一步,但許多人仍認為現在才做這樣的改變有點為時已晚。據經濟學人的說法:「一胎化政策對現今社會所造成的問題,早在中國政府願意正視之前就已經存在了。」

 

 

 

所以,計畫生育未來的走向會如何呢?

 

 

 

在完全廢除一胎化政策的過程中,下一步很有可能是讓中國所有家庭都能合法擁有兩個孩子。對此,目前尚未定出確切的時間表。據中國社科院的人口分析專家張車偉所言:「毋庸置疑,中國在未來將全面開放二孩政策,但就目前而言,新頒發的單獨二孩政策將在2015年前於全國實施,而政策下的所有法規將持續沿用至2020年。有官員及人口專家就提出建議,希望在2020年時可以取消對單獨二孩的一切條件,全面性地開放二孩政策,可中國政府卻擔心國內資源會無法負荷(即便專家表示其發生機會微乎其微)。

 

 

 

先不論中國官方的想法為何,相較於三十年前,我們離廢除一胎化政策的日子已經越來越近了。有越來越多的人口分析專家、政府官員、 國際學者對中國控制人口的方法並不認同,對一胎化政策不以為然。縱使這政策的改變來得有點晚,似乎也不會產生明顯果效,但是至少是個開始。

 

 

 

跟隨基督的我們,在這場征戰中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眾多證據都顯示一胎化政策在多方面殘害著中國這塊土地,但中國政府卻在計生政策上不願讓步。計生單位需要認識到,中國的百姓不只是人口總數的一部分,不只是消耗國家資源的個體,他們都是有血肉、有靈魂的生命!相較於對全國人口的控制,中國政府現在更執著對計畫生育的限制,這實在是屬靈的綑綁!專家學者可以用各樣數據來說服中國政府終止一胎化政策,但是,只有透過禱告,才能真正攻破這屬靈的綑綁!

 

 

 

為中國政府禱告非常重要!願神讓他們打從心裡地關心中國及其人民的未來。或許我們無法到中國,親手向當地政府遞上終止一胎化政策的請願書,但是,我們可以向神來請願,讓神去敗壞那掌死權的,摧毀那惡者的權勢!在我們樂見計生政策放寬之時,也讓我們恆切不住地為中國祈禱,求神挪去一切的難處與障礙,願一胎化終止的日子能夠快快到來!「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6:12)

 

 

 

-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歡迎您加入我們禱告的行列,一同與有份於神的事工、神的國度!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pewresearch.org]

 

 

中國政府近來對基督信仰的打壓,使得中國國內的信徒籠罩在一股恐懼的氛圍之下。河南省南樂縣基督教會的張少傑牧師,被當地法院以「聚群擾亂社會秩序罪」及「詐騙罪」判處12年徒刑,教會會眾正見證著大家的信心是如何在逼迫中歷經試煉。

 

 

 

去年11月,張牧師與其教會逾20名會友遭警方拘押,其主因很可能是當局不滿張牧師教會常為違背人權之事挺身而出。在眾多違權之事中,張牧師更是公開表達他反對南樂縣多間教會遭當局強制拆毀的立場。

 

 

 

近數月來,在...

上週,一場可怕的悲劇震撼了整個波士頓地區。女童之聲設在波士頓的總部離這次恐怖襲擊事件的發生地點十分的近。感謝上帝保守我們整個團隊的安全。謝謝你們為這座城市代禱。這次事件的其中一位受害者呂令子是來自瀋陽一個家庭的唯一的孩子。上千的學生出席了她的追悼會。很多學生因為這次的事件都有很大的恐懼和困惑,他們開始思考一些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對於這些恐懼和困惑,柴玲,曾經在學生時代也經歷過巨大的動盪和痛苦,希望和這些學生分享一些關於希望的信息。

 

 

親愛的中國就讀於波士頓和美國留學生兄弟姐妹們,

 

我知道你們許多人都深深的受到最近在波士頓的爆炸事件的衝擊和損失。特別是我們中國學生,因為呂令子的過世。我們為令子的家人難過。我們為她的父母和朋友祈禱,知道上帝是非常地愛她。最近一個妹妹感覺到她已在神的手中。我希望這個消息能給愛她的人帶來安慰。當然,是否如此, 只有當我們到天堂時才會確實。我們繼續為因著爆炸事件受害的人祈禱,為那些失去肢體的人,和那些還在醫院恢復的人們禱告。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你感到害怕嗎?覺得無法保證自己的安全和掌管自己的命運?擔心這樣的事會隨時發生在你身上?

...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